關於部落格
喜歡BL的同盟請加入~
  • 92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ファインダーの標的disc1

ファインダーの标》 Drama 翻译第一轨 {快门声} {交谈声,不翻译了} {快门声} 秋仁:嘿嘿,搞定!在二楼的毒 品交易给我拍到了。 {音乐} 手下:麻见大人。 麻见:怎么? 手下:是关于前几天毒*品交易照片的事。我们已经让出版社停止发布了,但是报纸的独家新闻泄漏了 ,店的周围有很多警察出没。 麻见:真是碍眼的东西。把上面的场所停了。 手下:是。还有,按照惯例,和被拍摄人的交涉由Mion店长全权处理……您觉得怎么样? 麻见:过分好奇的眼神和糊涂的头脑看来得要纠正下。剩下的就都交给你去办。 手下:明白。这是报纸新闻菲林提供的摄影者的照片。 麻见:高羽秋仁,年轻又受欢迎的自由摄影师。不过,让我出丑,我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有必要给你一 点小小的惩罚…… {脚步声} 秋仁:嗯?有尾巴…… {逃跑} 秋仁:痛死了!你们干嘛!突然这样想干什么? {脚步声} 麻见:高羽秋仁么?之前在新宿Mion俱乐部那个议员的“独家新闻”,是你拍的? 秋仁:啊,你是,是谁? 麻见:那件事给事务所的生意带来了很大影响,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秋仁:干嘛啊,那张照片最后不是没结果么,所以什么也没发生,放开我啦! 麻见:别这么害怕,你只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你的情报是从哪儿来的,能告诉我么? 秋仁:我不知道,你问这种事情干什么? {打斗声} 秋仁:咳咳…… 麻见:嘴硬可是要受苦的,在这个世界上想要保住人头的话,就要识时务。 秋仁:好痛……这种事情早知道了啦 {打斗声} 手下:喂! {脚步声} 手下:那家伙,真是笨蛋,居然往里面逃,那里是向上的楼梯。 {风神,开门声} 秋仁:可恶! {脚步声} 麻见:没地方可以逃了,口袋里的老鼠君。 秋仁:呵,比起在Mion被追时,现在还算轻松。 {跳跃声} 手下:啊!跳下去了。这里是20楼。 麻见:死定了。 众人:有人跳下来了! 众人:啊—— 众人:扒着看板了! 麻见:什么?呵呵……搞什么啊,看见了么? 手下:啊……看见了,从这样的地方跳下去正常人早死了。 麻见:我可不认为那是正常人。 秋仁:真是的,开什么玩笑,正好跳在块看板上,下落的时候手指扭伤了。 山崎:你还真是乱来啊。 秋仁:山,那个家伙怎么回事?刑事那里也不知道? 山崎:看起来那个人大概就是麻见吧,你之前拍独家新闻的店就是他的,才会介入吧。 秋仁:所以就追我,踢我,把我弄的这么惨? 山崎:所以我不是说了么,跟毒 品扯上关系总是很麻烦的。 秋仁:这样……看来那个麻见果然和这件事有关系。 山崎:啊,生活课也很重视。不过应不会对你这样的小鬼怎么样,不过还是最好小心麻见。 秋仁:有这样严重? 山崎:表面上看起来是高级俱乐部的经营者,暗地里却在秘密经营毒*品交易。 秋仁:诶……很厉害的样子。 山崎:上次Mion事件也停止调查了,上头也没办法,很麻烦的对手。 秋仁:诶……不过这种也应付不来的话,怎么靠报道吃饭……和别人做一样的事情是没法出人头地的, 这是摄影师前辈告诉我的。 山崎:真热血,被辅导5年的问题儿童终于进步了。 秋仁:嗯?什么啊! 手下:据后来调查所知,果然是做毒 品市场猎手的,和组织有关系的可能性非常大。 麻见:嗯,你继续调查那个组织。 手下:明白。接下来,上次的小鬼似乎认识山崎那个防暴警察,我想之前的情报出处应该很明了了。 麻见:明白了,那个摄影师果然被山崎刑事利用了。 {挂电话} 麻见:棋盘上跃动的棋子么?有趣,就再和那个小鬼玩一会儿吧。就像在狩猎猎物般兴奋感觉……将他 制 伏。 秋仁:怎么回事啊,山崎,跟我说有毒*品交*易,已经过了8点了,果然包跑一趟。CD也没有带(不确 定),啊,谁在那里? {变焦声} 秋仁:啊,那是,麻见……啊!看见我了。 {脚步声} 秋仁:唔!完了……乙 醚,被袭 击……了。 {泼水声} 秋仁:呃…… 麻见:醒了?高羽秋仁。 秋仁:麻见……?这是怎么回事?等下……这是做什么啊?我怎么……被绑起来了? 麻见:我是想帮你达成愿望呐。不错的风景。 秋仁:为什么做这种事?我是男的。别……别看了…… 麻见:在害怕呢,真是好表情。有够狼狈的。你不是想知道我的事情么?我来达成你的愿望,从现在开 始…… 秋仁:……唔。 麻见:张嘴。 秋仁:什么东西?这个气味…… 麻见:怎么样? 秋仁:这是……什么……怎么回事,心脏突然跳的很厉害…… 麻见:一会儿就觉得舒服了。 秋仁:什……么……嗯……怎么回事…… 麻见:怎么回事啊,这种地方都勃起了…… 秋仁:啊……住手…… 麻见:真是敏感的孩子。 秋仁:不要……碰……(我变得……) 麻见:哦,还不能去哦。这个地方从没被欺负过吧。 秋仁:啊…… 麻见:怎么?已经开始哭了?这里慢慢习惯了哦。 秋仁……啊……不…… 麻见:现在我来让你变得更可爱吧。 秋仁:(哭) 麻见:你真是可爱啊,看到你这么坦白的小孩,让我忍不住想欺负呢。 秋仁:……给我住手…… 麻见:呵呵…… 秋仁:什么……啊…… 麻见:好好咬着,这个东西要放到可爱的地方去哦。 秋仁:嗯……嗯……(这种东西放到哪里……难道……有没搞错……好可怕……不要!) 麻见:好像很想要的样子呢。可以么,进去了哟。 秋仁:啊——嗯…… 麻见:呵……虽然是第一次,这里好像很喜欢的样子。湿成这样,没有半点抗拒。[严重意译= =] 秋仁:唔…… {快门声} 麻见:你很宝贝这个照相机吧?保养的真好。 {快门声} 秋仁:(可恶,那个浑蛋用我的照相机……) 麻见:差不多了……想要来个特辑么?把这些照片送到你工作的出版社怎么样?还是,想我把菲林还给 你? 秋仁:还给我……你拿走也没什么好处…… 麻见:呵……也是,那,就还给你吧。 秋仁:啊——干嘛啊,不…… 麻见:菲林整个进去了,再来一个怎么样? 秋仁:好过分……这种事情……可恶…… 麻见:呵呵,你真是可爱啊,差不多该让你舒服了。 {……} 麻见:来,让我抱你。 秋仁:啊……痛,拔出来…… 麻见:看,进去了…… 秋仁:不……啊…… 麻见:秋仁,别忘记…… 秋仁:麻…… 麻见:从我这里得到的痛苦和快乐…… 秋仁:啊……我……啊—— {音乐} 麻见:想在这个世界上生存就要放聪明些,睁大眼睛看清事物的真相。否则的话,不知什么时候又会栽 跟头…… 秋仁:自掘坟墓了还来担心我,不过……啊,真是可怕的世界,所以,这些无谓的负担还是放下的好。 山崎:这个仓库的秘密毒品交易是麻见设下的圈套,把情报给了那个摄影师,也被麻见挖了出来。 某男:哼,现在大概已经被玩弄之后卖掉了吧。这么说来,我们的事情没有被发现吧…… 山崎:什么发现不发现的,只要高羽秋仁什么都不知道就没问题了。 某男:喂喂,可以相信他么?如果被出卖我们就被发现了。那个叫麻见的男人可不会坐视不管。这次用 没有牵扯的小鬼是正确的。 山崎:我不是来和你聊天的,麻见设下的圈套没有成功吧,把该给我的给我,然后赶紧消失。 某男:嗯…… 山崎:你们以为是谁保证你们能在这街上交易的…… {音乐} 山崎:呼…… 秋仁:啊,那是我的帽子。太好了,还在这里。 山崎:高羽?你……在干什么…… 秋仁:什么“在干什么”?倒是山先生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山崎:啊,没,因为你3天前失踪了,有点担心,所以就到这里来看看有没有线索。 秋仁:这样……让你担心了,不过总算没什么事。 山崎:高羽,你果然和麻见…… 秋仁:山先生!我相信山先生,所以在搜查过程中和那种人发生关系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山崎:! 秋仁: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山崎先生从我学生的时候就很照顾我,而且…… {枪械声} 山崎:高羽,这可不是小孩子的游戏,我是…… 秋仁:山先生…… 麻见:高羽,闪开! {枪声} 秋仁:怎……怎么? 麻见:你杀了高羽也没用,我已经通知警察了,这样事情就算结束了。 {警笛声} 麻见:暴力集团和防暴警察有勾结,那个警察利用职务之便,替暴力集团通风报信,收取金钱。你被他 利用了哦。 秋仁:我那么相信他,好过分…… {脚步声} 秋仁:干嘛啦! 麻见: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刚才是不是真的要打你,不过对于小鬼来说,是件残酷的事情…… 秋仁:干嘛啊,小看人……你呢,朝对方开枪之后还这么自在,就是刚刚发生的事……先说在前面,我可不欠你人情。 {脚步声} 秋仁:我绝不会放过你们这些坏人的,总有一天我要抓住你们的狐狸尾巴,绳之以法。 麻见:是么,那可有趣了,和你玩都躲猫猫游戏,让你来找我也不错呢。 《ファインダーの标》 Drama 翻译第二轨 秋仁:香槟要么? 秋仁:诶~~这是政要们的聚会,参加者倒是什么人都有,选举已经结束了,一定在拼命拉赞助,嘛,这些不管他,拿个大独家吧,间谍照相机藏在袖子里。 女人:Boy桑,给我一杯香槟。 秋仁:啊,好的。请。(真辛苦,也许我不该做侍应生的) 麻见:也给我一杯。 秋仁:好的,请。(啊,麻见……为什么麻见会在这里?) 麻见:你经常做兼职么?高羽秋仁。 秋仁:麻见! 男人:oh,Mr.Asami,Long time no see[错了也不要找俺,俺不会鸟语] 麻见:Kaomi桑,I'm glad to meet you. 秋仁:现在又根本不把我当回事,再拍你一次哦,那个混蛋。 秋仁:为什么我要去扔垃圾啊,不待在会场里哪儿来拍独家的机会啊。 {脚步声} 男人:让开! {撞倒} 秋人:啊~~ 男人:抓住他,[没听懂Orz] 秋仁:搞什么啊!啊,我的照相机,还活着么? 男人:[依然听不懂Orz] 秋仁:怎么回事?那家伙。 {惨叫} 秋仁:喂喂,怎么在这种地方出案件? {跑} 秋仁:有了,警卫,过来过来,这里有人打架! 男人:来人了,走了[米米桑,大感谢!] 秋仁:大叔,啊不对,客人,你没事吧?不会昏过去了吧,振作点! 男人:拜托了,这个,这个MO,把这个交给新宿shion店的麻见,他今天应该在这里。 麻见:就是这个医院?在聚会上遇袭的那个男人,资料好像从他身上被抢走了。 手下:啧,我们上周下手迟了一点。 麻见:啊,果然是大意了,不过,只要那人还活着就行。 男人:对不起,处理那只老鼠的时候没有拿到磁盘,现在我们怎么办? 男人:冷静点,还有机会把他拿回来。他说把磁盘给了酒店的服务生,那时候那个服务生就在边上,还记得是什么样的人么? 男人:我还记得,是什么样的人。 男人:找到那家伙,夺回来就好了。 麻见:一个服务生,啊,有线索了。 手下:啊,是。 护士:啊——XX桑不行了,叫医生,快叫医生。 秋仁:麻见啊!麻见!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说,这家shion店是他的店吧,他在不在?如果在这里的话告诉我地点啊。喂你啊,听到没?我可不是这么好骗的,特地到这里来的哦。 男人:回去。 秋仁:啊~~~~放下放下,我是大人啊,放开。痛, 男人:这不是小孩来的地方,回去吧。 秋仁:所以啦,我要见麻见,喂,你会被炒鱿鱼的哦。 男人:是个流浪汉。 秋人:真是的,可恶,算了,到此为止,我把这MO扔了,本来就和我没关系,只是之前被人拜托而已,搞什么啊,不管怎么说我可是记者啊,我知道麻见的住所呢 {汽车} 秋人:嗯? 男人:找到你了哟 秋人:我? 男人:刚才保安真的很失礼。Boss在等你,请上车吧 秋人:啊?不用了,已经结束了。 男人:没,这么说的话,Boss说了无论如何都要您去一趟 秋人:说了不用了 男人:那边没事了,这边还是有些事情的 秋人:有事啊,就在这里直接说好了 男人:这不行(欠一句) 秋人:你,真的是麻见的部下? 男人:没办法[我居然听懂了,听懂了啊TVT] {打} 秋人:啊! 秋人:可恶,放开我,你们是怎么回事? 男人:哇,真生猛(我靠,这是在考验我半吊子的广东话么= =) 男人:坏脾气(?)最好离远点 秋人:可恶,听不懂在讲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男人:你把磁盘放在哪里了?那是从我们家里偷走的东西,还给我们 秋人:已经说过了啊,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过你说的那种东西 {抽} 秋人:呃,啊! 男人:是在Hotel里的男人给你的那张磁盘,我们辛苦收集的资料在眼皮底下被偷走,让我的家族颜面扫地,不论做什么都要拿回来,日本人,别耍花样,快点说出来 秋人:(难道是中国黑手党?我好像被卷进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我确实拿了磁盘,可已经不在我这里了,因为没见到要我去见人,刚才已经扔掉了 男人:说谎,你想死么 {脚步声} 飞龙:在吵什么?这些就是你干的好事?你还想再让家族颜面扫地么 男人:飞龙大人 飞龙:那么,你拿回磁盘了么? 男人:是的,现在正在拷问他 飞龙:诶,请注意自己的身份 {脚步声} 飞龙:你说把磁盘扔了,是真的么? 秋人:觉得拿着太危险了,不过似乎已经太晚了 飞龙:不过,你该不会是在为麻见做事吧,那样的话我就不能相信你 秋人:谁啊,那种家伙,啊,你在干什么 飞龙:日本人么?有漂亮的皮肤 秋人:啊 飞龙:在你想说之前,玩玩也不错 秋人:啊 麻见:啊,什么?高羽么?确实是他拿着么?不在他家里,可就麻烦了啊。他还是个小鬼,在店前面那么一闹,搞不好已经被人注意了……高羽寄了个东西来,看起来像是那个磁盘,不管怎么样,你现在赶紧过来,拿出磁盘的内容 秋人:咳咳 飞龙:你的身体知道男人,作为麻见的部下你太年轻了,是啊,你是那家伙的……这可有趣了 秋人:不是,不是那样的 飞龙:呵呵,也许应该把你的器官用刀切下来,然后送到他那里去 秋人:啊 飞龙:还是应该把你这张对男人来说过于漂亮的脸毁了? 秋人:可惜啊,不管你怎么想,不是那样的你明白么,反正你和麻见都是变态混蛋 飞龙:真美味,你紧咬着呢 秋人:啊,呃 飞龙:我胸口上的枪伤是以前他留下的,每次这个伤痕痛起来,我就会想起他,让我想夺走他所有重要的东西 秋人:奇怪,刚才的香烟,怎么回事,头好痛 {枪声} 秋人:怎么了?好吵 {脚步声} 麻见:喂,起来,回家了 秋人:啊,麻见,啊,我,裸体的? 麻见:快点,我很忙的 秋人:出去么? 麻见:那你想怎么样? {开门} 麻见:我在这里就说明可以出去了 秋人: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啊,在这里干嘛?已经给你了啊 麻见:啊,MO 秋人:啊,把我放下来啦 麻见:根本整个人都在摇摇晃晃 秋人:放下我,啊,怎么回事,都是什么,刚才的枪声,呃,开玩笑的吧,把我放下你这个凶手 麻见:别吵,好好看看,还没死呢 秋人:呃 麻见:头领已经逃了吧,上车 秋人:你看起来好像在生气,我自己回去好了 麻见:就穿了一件外套你打算坐电车? 秋人:啊,我走回家 {枪声} 麻见:飞龙 飞龙:你又拿枪对着我了 麻见:飞龙 秋人:麻见,我、我差点被杀掉 麻见:已经没事了 麻见:好脏,洗干净 秋人:好可怕 麻见:喂,真没办法 {kiss} 麻见:在那种状况下你还真干的不错,磁盘的内容都没了,是怎么回事呢? 秋人:呃,诶?都没了?真奇怪啊 麻见:你想耍我么,代价很高的 秋人:麻见,等……住手啦,你不是说很脏么,放开我啦 麻见:你以为我会轻易放你回去么?那家伙弄脏的地方我都会给洗干净的 秋人:呃,好痛……可恶…… 麻见:像这样带着伤被我做,你还真是**啊 秋人:你还不是一样,我都说了不要…… 麻见:有人说不要了?都已经站起来了 秋人:啊! 麻见:别误会了,我只是讨厌别人碰我的东西,夺回自己的东西而已,在这个世界上,你的自由在我的手中 秋人:别说大话了,我不会……啊! 麻见:你只能接受我,即使知道自己只能是我的东西而哭泣也行 秋人:(我知道这样很危险,可为什么,没法从麻见身边逃开) {汽车} 麻见:啊,啊,关于那件事情,就你拿主意吧 秋人:真的?不论哪儿都行 麻见:高羽么,从我家里逃走之后又跑这儿来了 秋人:哦呀,现在马上出发 麻见:那家伙又恢复生气了,这么说来又可以有新的乐趣了 《ファインダーの标》 Drama 翻译第三轨 (本篇有H。~) 众:恭喜,恭喜 男:喂,秋人,来拍美女啊 秋人:OK 女:摆什么姿势? 秋人:不用的,拍摄对象好怎么样都好看 {快门} 秋人:好了,这次来宾也一起拍吧(嗯?怎么回事啊,这个大叔怎么在婚礼现场)喂,大叔,抱歉,照片会拍到,稍微让开一点 刑事:是高羽秋人吧,有话跟你说 秋人:真是的,不要打扰我工作啊,刑事先生,世田谷的枪击事件我在新闻里看到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刑事:我们在调查的时候,从线人那里听到一个值得注意的名字,在黑道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叫做麻见的男人,高羽秋人,你知道他的吧? 秋人:那个,就像你看到的,我只是一个拍照的,怎么会知道那种危险的人 刑事:我也不想对那个麻见怎么样,只是想跟他谈谈,你能帮忙联系么 秋人:呃,联系?你在说什么啊,想见那个麻见的话自己去找他不就好了,跟我完全没关系 刑事:他身边保镖太多根本没法靠近,不过我有听到有趣的传言,说最近那个麻见为了救一个男人独自一人闯入了中国黑帮 秋人:诶? 刑事:那种人也会做这种地步,不知道是什么特殊关系的人,这里面的原因,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秋人:不知道啦,说不定是亲戚的叔叔什么的,啊,那那,刑事先生,停车场里那辆白色的旧车,摆弄着,是要偷车么? 刑事:诶,白色的……那是我的车 秋人:(那家伙不是为了救我,只是为了我拿着的那个MO里的资料,因为那个被误认为是麻见的手下,开什么玩笑) 刑事:这个混蛋 犯人:啊啊~~ 秋人:哦,拍到了,好镜头,可以挂在厕所里 刑事:喂,现在不是拍照的时候,老实点,不要拍了啊 秋人:帮你逮捕了犯人,所以要相信我啊 刑事:真是的,没有紧张感的家伙 犯人:放开我 刑事:啊,就是那个山崎刑事和暴力团勾结的案子,那时候被卷进去的就是你啊 秋人:嗯 刑事:我和那个山崎刑事很熟,我们以前是同事呢 秋人:呃,真的啊 刑事:他过去是个好警察,为了孩子的手续费,拿了脏钱,就这样陷进去了 秋 人:嗯,好像是这样的,最近听说了,算了,不管多厉害的人,都不可能是圣人的,那件事之后让我明白了,也是从那时候起和麻见有了一点接触,对我来说可不是 什么好事,因为不想再和他打交道了,只要那个家伙出现,就把我的生活搅的乱七八糟,他是生活在黑暗世界里的男人,算了,即使想要报复,也不会那么容易就逮 到他的,如果有什么好办法,一定要告诉我啊 刑事:这么说起来,我有个好东西,这个 秋人:什么?这个Card 刑事:从熟人那里抢来的,俱乐部Shion的会员卡 秋人:麻见店里的会员卡 刑事:很难弄到的东西哦,怎么样?一起去喝最高级的好酒吧 男人:麻见大人,这是这个月的报告书,还有,恕我多事,高羽秋人经常出现在新宿店里 麻见:在店里?他是怎么进去的? 男人:带他来的人有会员卡,怎么处理? 麻见:大概是点了便宜的酒缩在角落里吧 男人:是这样的,顺便,新宿店VIP房间里的枪支交易让他们去么? 麻见:监视交易过程,不过,难道那颗跳动的棋子就是为了那个交易来的? 秋人:不、不是我该来的地方,周围都很高级,姐姐们都很漂亮,都是穿的很光鲜的大叔,那瓶酒得要多少钱呐,啊,真是不错 女:带你来的今宫先生怎么还没回来? 秋人:啊,是啊,上了年纪去洗手间次数就又多时间又长,哈哈 女:像客人您这样年轻的在店里很少呢,不知道是哪位介绍的? 秋人:(从刚才开始店里的姐姐就不停的在试探)是麻见隆一介绍的…… 女:啊!别开玩笑了客人 秋人:是开玩笑的 女:不能捉弄年长的人啊 秋 人:呵呵,今宫先生真的好慢,我去看一下(从刚才开始,很多大人物都消失在店的深处,大概里面有VIP房间吧,不去看一下不行呐。在麻见经营的俱乐部里, 为什么会心跳加速,算了,麻见应该不会在这里,但是,怎么回事,这种停不下来的高涨感……VIP房间的入口有警戒,怎么才能进去) 男人:哦,抱歉 秋人:(啊,就是这个)老师,你没事吧,房间在这里 男人:嗯?啊…… 男人:山口老师,请进来 男人:啊 秋人:啊,哦?和别的门都不一样,会是什么? 男人:水 秋人:那,老师请在这里休息 男人:嗯 {开门} 秋 人:啊,这个房间是,监控室么?没有人在,(这里有3句,是说监视器里看见的那些大人物,不太能听明白,我真是废柴Orz)嗯~?VIP房间里都是些危险 角色呢,啊,那个房间里的枪械交易,果然是在干坏事,这里真是犯罪的温床。居然允许做这种事,麻见那家伙真是不可原谅。啊,那个人是今宫大叔?喂喂,没带 搜查证在那里徘徊什么,不行的啊,那个房间,太莽撞了,都带着枪的哦,得阻止他 {拍} 秋人:麻见? 麻见:到这边来 秋人:干什么?放开我啊 麻见:看这个监视器 秋人:(啊,这里是监控室隔壁的房间)啊,今宫大叔,进到房间里要什么,喂 麻见:那个监视器里能看见他们在做什么吧 秋人:啊,看见了 麻见:有收到情报,今天在这里有军火交易,那个刑事还没看见东西,马上就要发现了,那样就麻烦了 秋人:所以啦,我要马上去阻止他 麻见:他们有枪,会被牵连的 秋人:你是这个店的拥有人吧,快叫店员阻止他啊 麻见:我?我没帮他的义务吧?你不是一直被那个刑事纠缠么,一只碍眼的刑事消失了,算得了什么 秋人:你怎么会知道?你这个不把人当人的混蛋,让开 麻见:你去了也没用,你还是待在我身边吧,乖乖的,高羽,不要跟那个刑事一样,特地跑去送死 秋人:别把人当笨蛋,虽然我没什么力气什么也做不了,可我完全不想变成你那样的人 {警铃} 秋人:这样那个房间就会响起警铃了 麻见:真不听话 秋人:什么?我的衬衫上有什么? 麻见:** 秋人:呃 麻见:这个店里有干扰装置所以不起作用,警察是很多疑的,大概是想看看你是不是会和我接触才会用**的吧, 秋人:难道? 麻见:很可惜他根本不信任你,不过那家伙却因为不信任你而捡了一命,碍眼的刑事 秋人:(怎么回事,比起刑事来,麻见难道是在保护我?不可能的,因为,麻见是个大坏人,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也不是我的同伴)我就不碍眼了么?为什么你对我…… 麻见:事到如今你在说些什么,你是为了寻找我的气味才到这里来的吧? 秋人:谁、谁啊,没有那种事 {推} 麻见:不是么?裤子里,已经充满期待了 秋人:啊……住手,不要舔我的手指,这么玩弄我很有趣么,不要以为,可以随心所欲 麻见:不能随心所欲才好啊 秋人:……嗯……嗯 麻见:能把你这样的只有我 秋人:会做这种事的,也只有你了……嗯……来了,啊…… 麻见:即使你一副不要的样子,这里倒是很高兴呢 秋人:啊……啊…… 麻见:你是我的东西,给我好好记住 秋人:(振作一点,他给的快乐虽然身体没法拒绝,心却绝对不能输) 麻见:西装不适合你啊 秋人:和你无关 麻见:像这种店,你大一些再来吧,这里是喝酒的地方 秋人:哪里啊,放开我,这种无聊的店,就算求我也不会再来了,笨蛋 麻见:从后门出去,这次放过你 {开门} 秋 人:嗯?啊啊,今宫大叔,这么惨啊在这里,还好只是被揍了,今天你欠了我一份人情,下次要还哦,说起来为什么麻见会在这里,不会是为了见我才来店里的吧, 算了,随便吧,很快就会把你忘记的,这种事算不了什么,话说回来,我带了偷拍相机拍到很多东西,抓到你的把柄了,啊,我的相机 男人:相机没收,这个,作为交换,麻见大人给你的 秋人:糖、糖果?什么麻见大人给你的,把人当小孩子,到底想怎么样,把相机还给我啦 -------------------- 女王不要了。。哼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