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宮殿

關於部落格
喜歡BL的同盟請加入~
  • 92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レシピ~RECIPE~」(岸尾大辅×坪井浩智、三宅健太×緑川光、一条和史×福山潤)ブックレット

レシピ(recipe) 原作:志水ゆき CAST: 凯也:坪井智浩 洸:岸尾大輔 侑仁:三宅健太 潤一:緑川光 蓮爾:一条和矢 さとし:福山潤 内容: 反抗期の中学生 洸に食事を作るのは、彼の親に恩があるカイヤの役目。 その甲斐甲斐しさとは裏腹に、彼はとんでもないヘンタイだった。 純情一途な洸が、恥ずかしいコトをされながらカイヤ好みのオトコに仕込まれていく !!  いつか美味しく食べられちゃうかもッ !  侑仁×潤一の「死んでもいい」、蓮爾×さとしの「ぼくのすきなおじさん」と、Hなサイドストーリーも大収録 track 1 洸:(混和着消毒水的味道,好香啊,这是凯也的味道) 凯也:(看吧,这才是个招人疼爱的孩子) 洸:(那是什么意思啊!) 凯也:(只是朋友) 洸:(只是朋友真是不错的借口啊) 凯也:(我最重要的洸) 洸:(让人难以相信,他总是在说谎,无法看见,也弄不清楚自己的事情,还有凯也的事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了) 洸:(志水ゆき - レシピ) 凯也:早上好,洸 洸:早啊(我和凯是这样一种关系,首先,我妈妈是凯也的恩人,其次,妈妈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常往外跑,他负责为我做饭.) 凯也:今天的早饭是热狗三明治今天是毕业典礼吧,午饭怎么吃呢 洸:就在这儿吃,晚饭也是 凯也:(明天过后)的电影,可别忘了喔 洸:(第三,我们经常一起出去买东西,一起玩儿) 侑仁:凯也,给我杯啤酒 凯也:还没开始营业呢,侑仁 侑仁:别说那么无情的话嘛,明明弄东西给这个家伙吃了 凯也:洸可不一样,该付帐的人就得付帐 侑仁:已经收留了一个,顺便附带一个又不会怎么样 凯也:你的脸皮可真厚啊 洸:一大早就吵的要死(我和侑仁既是叔侄关系……) 凯也:你说什么,小鬼就该赶快去上学 洸:(同时又是敌人) 侑仁:臭小子 凯也:洸…… 电话铃声 洸:凯也的短信(文件名:请走好) 凯也:(请走好, 今晚还会做你喜欢吃的奶油猪排饭) 洸:(和侑仁在一起总觉得很烦躁,电车里人挤的要死,去了学校又懒的学习) 女1:这个月的男装是高也 女2:真的吗,太好了 洸:(两年前,一直都是贴着凯也的时装海报。之后,凯也放弃做模特儿,开了家名为“recipe”的咖啡店,大家都劝他不要这么做,但我认为凯也只要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店内 凯也:欢迎光临 洸:奶油猪排饭(现在的凯也不再属于大众了) 凯也:是 洸:(凯也只要像现在这样就好) 洸的家中,电话声响起 洸:是凯也的短信(短信内容:我已经关好店了,10分钟后,在下面等我)10分钟,糟糕了,不快点换衣服的话,就来不及了 侑仁:出门前,还洗澡啊,你还真有情趣啊 洸:我已经说过多少遍了,别人在用的时候别随便进来 侑仁:你是处在思春期的女中学生吗,不过是个连毛还没有长全的臭小子罢了,喔,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才会害羞啊 小洸弟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让我好好看看 侑仁强行将洸的内裤拖下 洸:混蛋,住手,快住手 侑仁:别乱动,哈,真小,真小啊 洸:还给我 侑仁:你应该说“请还给我”吧。如果你求我的话,不穿的话,更加情趣么真是一点也不可爱啊。也有那里还没长全的变态呢 洸:啊…… 侑仁:啊,真是抱歉,夹到你的那里了吗 电话铃声响起 洸:恩……凯也,恩…… 狗狗在叫呢 凯也:洸,你受伤了 洸:凯也 凯也:那个笨蛋到底在干什么啊,没事吧,洸,伤在哪儿了?治疗了吗 洸:还没有 凯也:还疼吗 洸:比刚刚好一些了,可是,血……还在流血 凯也:让我看看,洸 洸:我不要 凯也:那么,你自己弄好了,流了血,如果不好好消毒的话可不行,况且又是伤在那么敏感的地方,如果化脓的话,事情可就严重了,那里坏掉的话,洸也会很困扰的吧。还是去医院呢?这个时间只能去急诊室了 洸:我不要去医院 凯也:那该怎么办呢 洸:恩,凯也帮我治疗吧 凯也:那么,脱下来让我看看 洸:脱下来了 凯也:洸,把腿张开 洸:恩…… 凯也:洸,你想自己弄吗 洸:恩!! 凯也:还是有点看不清楚,就这样把两只脚放到床上 洸:恩 凯也:血已经止住了,我要帮你擦药,脚就这样放好,用手抱住自己的大腿内侧 洸:别命令我 凯也:洸…… 洸:(我要杀了他) 凯也:弄疼你了吗 洸:好了,快点弄(侑仁那个混蛋,我绝对要杀了他) 凯也:洸,已经弄好了,不是很严重的伤,实在是太好了,我刚刚碰你的时候,你有反应呢 洸:笨蛋、笨蛋、笨蛋,快点回去(我不想让凯也看到,不想被他看到) 凯也:电影呢? 洸:不去了,(不去了) 凯也:洸,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只要是男人,被碰的时候,无论是谁,都会有反应的,如果被碰了却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觉得那才可怕呢 洸:凯也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一样,这太奇怪了,一点也不像你 凯也:是吗?我也是男人啊,被别人这么看,真的那么丢脸吗 洸:那当然了 凯也:那么,想看看我的吗,我的那里 洸:恩? 凯也:如果是洸的话,看看也无所谓,来,摸一下也可以 洸:恩……(好烫啊)啊,凯也,太丢脸了 凯也:洸脸红的话,该怎么办呢?该害羞的人是我吧 洸:说谎 凯也:我没有说谎 洸:(好烫啊)凯也……(我应该放手的,可是却无法松手,别这样,凯也)凯也,啊 凯也:看,这样就扯平了哦 洸:(“扯平”,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已经受够了) 狗狗又在叫了 侑仁:变态,只顾自己喝,也给我一杯嘛。洸呢 凯也:晕倒了 侑仁:那家伙的抗压力能力也太弱了,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说什么“已经到极限了”,咳咳咳咳……,凯也,,你这个混帐,给我喝了什么 凯也:为了你着想,最好别问。和别人开玩笑,还是有些分寸会比较好,再像今天这样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侑仁:我只是有点烦躁 凯也:欲求不满吗 侑仁:对,快忍耐不住了。因为柿沢最近很忙,一直都见不到.那么,和我做一次怎么样,我很不错的 凯也:我可没兴趣被你这样的人抱 侑仁:嗯,你的口味是幼稚的小鬼. 凯也:也不是啊,我也被像“柿沢先生”那样的人深深吸引啊 侑仁:啊!? 凯也:洸是特别的,只有他是特别的。啊,今天的洸真的很可爱,一边发抖,一边张开自己的双腿,非常害羞的样子。真想把总是讨厌一切的洸强行押在身下留下自己的记号 侑仁:变态…… 凯也:(接下来,为了让他成为“我的人”,应该做些什么呢?诱惑他?娇惯他?捕获他?还是哄骗他?对任何人都要保密,禁断的recipe track 2 洸:我吃饱了 凯也:等一下,洸,这是侑仁的饭,他打电话拜托你的吧 洸:恩!!(凯也还是像往常一样,一点也没变,所以,我也装成一副“没有发生过那件事”的样子,像平常一样对待他 凯也:(摸一下也可以,看,这样就扯平了) 电话铃声响起 洸:(这是怎么了,我不想想起那件事情) 侑仁:慢死了,我说过快饿的不行了,让你快点回来的吧。别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你是因为睡眠不足才会这样的吧 洸:因为喜欢才去夜游的吧 侑仁:那是你吧,笨蛋。自以为是,每晚、每晚的跑出去。最近,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不去凯也的店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明明那么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转。难道说……发生了什么? 洸:什么啊?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侑仁: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对了,如果你今天晚上也回来的晚的话,把钥匙给我吧。我傍晚有事必须要出去一趟,可钥匙找不到了 洸:所以我早说过让你好好打扫一下 侑仁:洸,你每次撒谎的时候,耳朵都会很红,你知道吗 洸:啊!! 侑仁:哈!!混蛋,你在干什么啊 洸:可恶 店员:欢迎光临,您想吃点什么 电话响起 洸:凯也! 凯也:(今晚怎么样?要过来吃饭吗) 洸:唉!!已经晚了 凯也:“已经吃了,就不过去了”。真可惜啊 礼那:怎么说呢,你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可惜”的样子,凯也 男:是啊,看起来倒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凯也:是啊,那该怎么办呢 天空下起雨 洸:侑仁、侑仁,可恶,真不该把钥匙给那个家伙 洸打通了凯也的电话,两人来到凯也的家 洸:就这么把店关了,可以吗 凯也:今天为了洸,提前关门,反正下雨,也没什么客人。请进 洸:好棒啊,布置的好酷啊(这里就是凯也的家) 凯也:话说回来,洸还没有来过楼上吧。我从洸那里搬出来后,就独自生活,你还说“那样的地方,我不能去”什么的 洸:那是因为凯也说我不能住在这里,不可以因为泡在店里而彻夜不归 凯也: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洸好,等一下,进来之前先把湿衣服脱下来,我会利用你洗澡的时间,把衣服烘干的 洸:在这里? 凯也:你就这么湿漉漉的进来的话,会有点麻烦的……真是的,洸,连内裤都湿透了。窗户的旁边就是浴室,快去把身体暖一暖 洸:不是吧……?为什么是玻璃浴室 凯也:我的兴趣 洸:管他的,洗了再说 凯也:(好可爱啊,洸。嘿,对不起,洸。既可爱又可怜的洸。但是,我已经深深的迷上你了 ) 洸:好累啊!啊?……凯也?点心很好吃的样子 凯也:用手抓着吃,不可以这么没有礼节 洸:啊!他添了我的手指 凯也:吃可以,但是要用刀叉 洸:恩!!(凯也的舌头又热又软) 凯也:那么,我也去洗澡了 洸: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脱衣服啊 凯也:在家里的任何地方,光着身子都是一样的 洸:有人在的话,应该会觉得害羞吧 凯也:没什么感觉,当模特的时候常常这个样子,所以已经习惯了。洸想看的话,也没问题的——我洗澡的样子 洸:别傻了,你在说什么啊 凯也:我去洗了 洸:(好美啊,好美的背。真不知道凯也到底在想什么) 凯也:(洸!!) 洸:(我的心里又烦又乱,搞不懂凯也的举动,好害怕啊)可恶……我真的糊涂了 侑仁:喂……喂……喂,快起来!回去了! 洸:恩?? 侑仁:真是的,这个时间让我过来接你,住在这里不就好了吗 凯也:是你把洸关在门外的,还好意思说,侑仁 侑仁:偶尔有朋友过来的时候,这家伙回来了。还真是会挑时候 凯也:起来了吗?来,你的衣服已经全干了 洸:恩?? 凯也:很抱歉,过一会儿有朋友要过来 洸:(朋友?这么晚了还过来。我还在这里呢,要赶我走——?) 车内 洸:(还以为今晚能住在凯也那里呢) 侑仁:什么“朋友”啊!那家伙还真能扯,反正来的还不是那些“床伴” 洸:别那么轻易下判断,也许只是普通朋友呢 侑仁:哈!你真是个白痴。那家伙除了“床伴”以外应该没什么朋友了吧。不信的话,早上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那些被称为“朋友”的人,会和凯也一起来给你开门的 门铃声 凯也:怎么了,洸,这么早 洸:你的朋友……还在吗 凯也:是的,在楼上睡觉呢 礼那:凯也,是谁啊 洸:朋……友? 凯也:恩,朋友 礼那:凯也,他是谁啊 凯也:我最重要的孩子 洸:骗人 凯也:礼那,把扣子扣好,这样会吓到洸的 礼那:还在想谁来了呢,吃了避孕药,但是果然还是应该用套子的. 男:久等了,浴室空出来了。恩?凯也,这孩子是谁啊。让这个孩子也加入么这可是犯罪喔 洸:这也是你的朋友 凯也:是的 男:礼那、我还有凯也都是朋友。我们关系很好的,在一张床上睡觉呢 洸:朋友可以SEX的么 男:哈~~~,好可爱啊,朋友也是可以做的,不是么 洸:我在问凯也(还把我赶走了) 凯也:为什么这么生气,洸?我又没有恋人,我和谁,做什么事,都和洸没有关系,我想洸没有什么理由责备我。还是说,洸,你吃醋了? 凯也:(你吃醋了?今晚为了洸才会提前关门的。最重要的孩子。) 洸:为什么不来追我 男:无论再怎么生气,要是我的话,是绝对不会丢手机的。该怎么办呢,凯也?也许会被讨厌的 凯也:(好可爱的洸)是啊,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侑仁:我来了,今天由我代替洸来这里吃饭 凯也:680元 侑仁:真世故,还要收钱 凯也:当然了 侑仁:洸故意避开你已经两个星期了……辣死了,混蛋,凯也…… 凯也:哈哈哈……感觉真不错 さとし:市原,已经要回去了吗?肚子不饿吗?顺路去吃点东西吧 洸:好啊 さとし:太棒了,最近我们相处的不错,我好高兴啊 ,以前只是一起打电动而已. 洸:已经不能再吃凯也做的饭菜了 凯也:(今天怎么样?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洸:以前每天都发短信来,可自从那天以后,就再也没有了。但是,我绝对不会先去找他的。除非他来找我,不然我绝对不回去见他 さとし:啊?那里在干什么?在拍杂志的封面照吗 摄影师:喂,礼那,最后一张了 礼那:好的 洸:啊!!为什么要说我是你“表弟”啊,还有,为什么我非得和你在这里吃饭啊 礼那: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么说,同年纪的同学和经理人才不会怀疑啊,我可不想一个人吃饭 洸:真会给人添麻烦 礼那:你明明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 洸:为什么会……? 礼那:我和侑仁是同一个学校的 洸:…… 礼那:我可没有和侑仁做过,顺便说一句,和你第一次上床的对象,刚刚好是我的朋友 洸:啊!! 回忆 {女:喂,我说,洸,你做过这种事情吗,如果和你这种年纪的孩子做的话,我会很自豪的,侑仁还没有回来,要做吗? 洸:(我并不是很想做,只是想要试试自己可不可以和女人做那种事情而已) 女:恩……舒服吗 洸:恩……啊,血……流血了 女:啊,没事,没事,只是生理期而已。想要的话,射在里面也可以 洸:啊……呜呜呜…… 女:真是的,这么震惊吗。那么,之后洗洗就好了 洸:(总之,最后还是做了,可是,在那之后对血和女人就更加的畏惧了) 礼那:喂,你……喜欢凯也吧,那天你用一种“很可怕”的眼神盯着我 洸:我有那样吗 礼那:坦白的说,你不是凯也喜欢的那种类型。可是他是不挑食的男人,他也说过你是特别的。哭着求他的话,也许他会和你做一次的 洸:住嘴,我不想那样 礼那:嘿嘿……怎么了?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你是gay吧,想和凯也上床吧。明明想做,就别装做一副酷酷的样子,笨—蛋— 狗狗又在叫了 洸:——不是这样的 礼那:(哭着求他的话,也许他会和你做一次的) 洸:不是的……我没理由想要和凯也做那样的事情,我…… 敲门声 凯也:洸 洸:啊!! 凯也:现在有空吗 洸:凯也!!有事吗 凯也:这个,之前洸寄存在我那里的饭券,还给你 洸:还给我?!为什么 凯也:因为你好象不会再来我的店里吃饭的样子 洸:哪有那种事情…… 凯也:总是吃速食和快餐对身体不好,偶尔也自己做点东西吃 洸:凯也!凯…… 凯也:byebye,洸 洸:他说“byebye”……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真的吧。要和我分手吗?我不要……凯也!!(我不要和你分开,凯也!!凯也!!)凯也! 凯也:洸?! 洸:你说“byebye”是什么意思?到底怎么了? 凯也:“byebye”当然是“再见”的意思啊 洸:为什么?你讨厌我了吗?生气了吗,凯也……? 凯也:生气的人是洸吧。洸生我的气,讨厌我了吧 洸:那是因为…… 凯也:洸,为什么那么介意?为什么那么介意我和礼那上床?我已经说过了,那和洸没有关系吧 洸:如果是“恋人”的话,那样做当然可以 凯也:你说什么? 洸:如果是“恋人”的话,说什么都可以。所以,和我一起吧 凯也:想和我上床吗 洸:不是的。为什么连凯也也说这样的话!?(我只是喜欢你)……我喜欢凯也……尽此而已 凯也:洸 洸:无论是谁碰了凯也,还有,除了我以外的人和凯也相处融洽,都会让我感到不舒服 凯也:我好高兴啊,洸。“朋友”式的“喜欢”是不会改变的 洸:……你说的“朋友”,是要上床的吧。那么,我也可以。成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凯也吧 凯也:我可以接受男人,洸可以吗? 洸:……可以 凯也:但是不想和我上床吧 洸:如果凯也想的话……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能够成为我的人,做什么都可以) 凯也:那么,吻我 洸:啊?! 凯也:只要你吻我,我就做你的恋人 洸:绝对……绝对会信守承诺吧 凯也:是的 洸:舌头……好舒服啊 凯也:学的好快啊,洸 洸:啊…… 凯也:接着要舔更深的地方了 洸:恩……(快要窒息了……凯也……凯也……)啊……已经不行了 凯也:洸……晕过去了吗!好可爱啊,洸。(终于成为我的人了,我的恋人)最喜欢你了,洸。所以,再让我多吃点吧 礼那:那么,结果怎么样了 男:做到最后,尝到甜头了吗? 凯也:怎么可能!只是尝了尝味道而已 礼那:把那孩子调教好了之后,也让我们尝尝味道嘛! 凯也:敢做就杀了你!礼那 礼那:你说什么!真不知道感恩图报!你不是人!变态!!你以为是谁的功劳,才能使你把那个孩子弄到手啊!! 凯也:是!!是!! 男:那么,从今以后,凯也的对象就只有洸一个人罗!真可怜!! 凯也:我也这么认为。(无法控制住自己兴奋的情绪,今晚要怎么调教他呢?羞辱?硬来?舔弄?还是一个人玩?为了美味,花费工夫和时间,这就是recipe) track 3 礼那:早上好,侑仁 侑仁:礼那 礼那:稍微振作一点吧,昨晚凯也他... 侑仁:啊 礼那:你怎么了,话说回来,你的脸色很不好.难道又创新记录了 侑仁:整整一天加上半天的不停的做.36个小时持续做爱 回忆 润一:啊……啊…… 侑仁:好厉害啊,润一,里面好热啊…… 润一:侑仁,啊……啊…… 侑仁:已经不行了,可以去了吧 润一:不行,还差一点儿 侑仁:好啦,我已经不行了,看吧,润……润…… 润一:啊……啊……啊 侑仁:啊?!润…… 润一:这里还是硬的,没有问题…… 侑仁:真是…… 现实中 侑仁:我时常认真的想,“他每次和我见面,只是不停的和我做爱,难道他只是看中我的身体而已” 礼那:这样可不行啊,侑仁。竟然喝强精剂,你被柿沢甩掉,也许只是时间的问题 侑仁:吵死了。润……啊!?(和润一在一起的家伙是谁啊?)收银台还空着呢,你在干什么呀 润一:侑仁 连而:你就是“侑仁”?只不过是个高头大马的小鬼罢了 润一:他比我小六岁 侑仁:润,这人是谁啊?不是你提到的前男友吧 润一:嗯,他是我大学时期的前辈,春原连而先生 侑仁:真的是? 连而:你—好—,像你这么年轻的人做润一的对象,够戗吧 。愿意的话,作为前任男友,需要我给你些好药吗 侑仁:(这家伙难道是个无赖吗)我才不需要呢,药对润根本不起作用 润一:恩…… 侑仁:对于之前那个男人的事情,我一点儿也不了解.你没有随随便便的让他碰吧 润一:他没有碰过我……真的没有,侑仁。进来—— 礼那:我说,侑仁,昨天见你还好好的,今天怎么这么憔悴啊,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侑仁:啊……?和润从昨天到今天早上就一直没有分开过,我得好好补充一下精气,那里也狠狠的被吸干了,哈哈哈…… 礼那:也许一方先死掉会比较好 侑仁:我想我的欲望也挺强烈的.....但 润一:啊……恩……啊……侑仁,要去了,要去了,啊…… 侑仁:(润的性欲就像个无底洞) 狗狗在叫(翻译插花:咋这么多狗狗呢 校对插花:因为是一个地方住的啊) 电话铃声 润一:前辈,……是啊,刚刚一直和侑仁在一起。是,……不行吗?讨厌我了吗?……好的,我会对侑仁保密的,想要……想要……无法克制住自己……拜托了,前辈。你也知道我的身体就是这么淫乱 侑仁:今天放学以后,去看电影吧。你不是说过想要试试在电影院里能够做到什么程度吗? 润一:什么电影? 侑仁:据说是一部超级无聊的片子,这样就能空出时间做我们的事情了啊! 润一:我很高兴……可是,太可惜了,从今天开始,店里要进行盘点,会很忙的,所以,暂时见不着面了 侑仁:“暂时”?到什么时候为止? 润一:恩……大概五天左右吧 侑仁:可别见异思迁啊 润一:不会的 礼那:那么,你相信柿沢的话吗?半夜偷偷给其他男人打电话,事情没那么简单吧? 侑仁:……确实很可疑,暂且相信他吧 礼那:你真的很迷恋他啊——……可是,侑仁 侑仁:干吗? 礼那:柿沢真的有可能见异思迁哦……啊!那男人搂着他的肩膀呢,好象收到了什么礼物!?他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喂,喂,他是之前的那个“前辈”吗?真是个不错的男人啊—— 侑仁:那个家伙……! 礼那:啊——走掉了——你真的让他满足了吗? 侑仁:润——一—— 润一:再见,前辈,太谢谢你了 连而:好冷淡啊,都已经把你送到这儿了,也不请我上去喝杯茶,刚刚不是已经喝了很多浓茶了吗? 侑仁:来喝“多浓”的呀?也告诉我吧,润!! 润一:啊!侑仁…… 侑仁:哈!真是挺有用的玩具啊,从他那里得到这样的礼物,这种暗示也太过分了吧?明明说过只和我做的,我没有办法满足你的欲望吗?说过不见异思迁的吧!? 润一:……为什么把我绑起来? 侑仁:别转移话题!昨晚你偷偷打电话了吧!?求人的声音好甜啊!?是求那家伙今天和你做那种事吧!? 润一:真的……真的没有见异思迁……不信……你可以检查一下身体 侑仁:混蛋…… 润一:啊……恩……恩……啊!侑仁…… 侑仁:这里看起来没有被人舔过 润一:恩……没有…… 侑仁:那么,这里呢? 润一:啊……(喘息声) 侑仁:那么,这里再让我好好检查一遍 润一:啊……!! 侑仁:连玩具的底端也湿成这样了。吸收之后变得这么粗了,真是色啊!! 润一:可是……我还是喜欢侑仁的那里——啊……不行,侑仁 侑仁:什么“不行”啊!啊!你喜欢“这个”吧!! 润一:啊……啊……,那么,就一次,今天就只做一次吧…… 侑仁:只做一次能够满足你吗!?看吧…… 润一:啊……恩……恩……侑仁,手……把我的手解开——恩……恩……啊…… 侑仁:润……润…… 润一:啊……要去了……要去了……啊!! 说过只做一次了……结果一直做到早上,侑仁,侑仁?侑仁!侑仁……! 医院内 连而:真是的——不眠不休,和润一从早做到晚,迟早会变成这样。所以我才说要给你些“滋养强壮剂”的 侑仁:这家伙真的是医生啊! 连而:润也是!我已经告诫过你了,要克制一点儿! 润一:……是 连而:前天拜托我的时候,才告诉过你,这家伙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而不是状阳,实在忍不住想做的话,用那个按摩棒就行了 润一:是 侑仁:润……你想让我喝那个 润一:可是……润一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 侑仁:我不是一直都很强的吗? 润一:我不是那个意思 连而:好了,好了,润是太爱你,才会这样。我在床上不行的时候,润立刻就提出和我分手,可是对象是你的话,好象就不一样了,即使不行了,就算用工具也想要和你做,不是你就不行。真是的,羡慕死你了 侑仁:那么喜欢我吗? 润一:恩,最喜欢你了 侑仁:(让男人死掉的方法,也有一种叫做“腹上死”的吧!) 润一:在医院里接吻,让我又想做了,打完点滴,我们就做,好吗? 侑仁:……至少让我再休息半天吧(也就是说,他看上的只是我的身体……?) track 4 连而:那家伙现在可是完全被套牢了 女护士:啊,若医生,给朋友的治疗已经结束了吗 连而:是啊,挂了一瓶点滴,立刻就恢复了 女护士:哈,休息日还要来,辛苦你了 连而:辛苦了(刚收到润的SOS,就不顾难得的假日,跑了过来,我还真是个好人啊)啊,那个是…… 我们医院的病历,患者落下的吗?(话说回来,我又在捡东西了,流浪猫、流浪狗、弃婴、贵金属,累计现金达到3,842,621元,还有其他一些东西,我捡过的东西可谓数不胜数,大家都称我是“捡东西专家” さとし:喂,大叔,把我也捡回去吧 连而:(把恋人さとし捡回去的那天,是半年前下着雪的冬天) 连而:我已经说过我是个gay了,哥哥。不管你是不是被恩师施加压力。所以,无论安排多少次相亲,都是没用的. 哥哥:连而……!明明是个妇产科医生,怎么会是gay啊!每次都断然拒绝我的好意,你也考虑一下我的立场,行不行! 连而:兴趣、爱好和职业是两码事! 哥哥:连而!! 敲门声 事务长:打扰了,院长…… 连而:事务长 事务长:若医生也在啊,你们两人同时出现在院长室里,真是让人无法想象这是在医院里 哥哥:有什么事情? 事务长:我把您吩咐的帐本拿过来了 哥哥:是吗!辛苦你了,把它放那儿吧 事务长:是 连而:事务长,你来的正好 事务长:有什么吩咐? 连而:上周,你和我说过丢掉的钢笔,已经找到了 事务长:真厉害啊~~~~~!原本以为找不到,已经打算放弃了呢 连而:掉在三楼的树丛里了 事务长:太感谢您了!真不愧是若医生啊,您可真称得上是“捡东西的专家”啊! 连而:哪里!早得很呢。还没有捡过一个“真正的恋人”呢……以前在路边捡到的恋人,在上了几次床后,嫌我不行,就在上个月把我甩了 事务长:若医生,我会站在若医生这一边的! 连而:谢谢你,我会把你的好意放在心里,今晚找个好男人 哥哥:你们两个人根本就搞错了!哎,算了!你今天晚上顺路来趟本家。 连而:如果又是说教的话,那么我就不去了! 哥哥:我哪有那么多工夫和你闲耗啊,真二从洛桑机回来了——连而!! 连而:(真二哥哥啊……13年没见面了?可是,虽然有些对不起真二哥哥,但是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已经这个时间了,做什么都来不及……恩?手套!我又捡东西了啊!!大概是隔壁车子的主人的吧 さとし:喂,大叔,也把我捡回去吧 连而:啊?? さとし:嘿…… 连而:(最近的年轻人还真是主动啊 ,我对样子和年龄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出乎意外 飞蛾扑火,到嘴的肉不吃,还算是男人吗,正好现在饿了。这个时间,如果做的话,也挺好…… さとし:……好热啊!大叔?啊!! 连而:恩?不可以亲吗?你刚刚还亲我了呢! さとし:那个……只是“友好的吻” 连而:(“友好的吻”啊!)我现在要做的也只是表示友好而已! さとし:恩……啊…… 连而:——真是,连爱都谈不上啊 さとし:骗人……根本不是那样,那么H的吻…… 连而:哪里H了啊。只是亲了一下,就这样兴奋了,真是个好色的小家伙啊~ さとし:可是,大叔……啊…… 连而:听见了吗?刚刚那让人羞耻的声音 さとし:啊! 连而:看吧,已经出来了…… さとし:恩……套子…… 连而:我试验一次,看仔细了. さとし:恩……啊……不要……啊……啊……大叔,要去了,要出来了,已经不行了,只差一点就出来了 连而:接下来的你自己做 さとし:啊?! 连而:来,握住 さとし:啊……恩……大叔……大叔…… 连而:恩?忍不住了吗? さとし:恩!恩! 连而:好啊,出来吧!让我看看!来吧 さとし:啊……恩……啊!! 连而:这里真小啊! さとし:要进来吗? 连而:大叔也想要舒服啊! さとし:恩!如果是大叔的话,当然可以!我不太清楚怎么做,就算很疼的话,我也会忍耐的。大叔无论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连而:(天性如此?还是在算计我?明明是自己来找男人的,却说出那么可爱的话) さとし:恩……啊……擦到了,擦到我了……啊……大叔……好热啊……大叔,你想进入的话,我不介意的。刚刚做的那个……是什么? 连而:厮磨 さとし:厮磨也挺舒服的 连而:恩? さとし:下次做的时候,一定要进来喔!我想让大叔更舒服一点儿 连而:好啦!快点把内裤穿上! さとし:喔! 连而:我要开车了。肚子好饿啊!想吃点什么吗? さとし:肉包,便利店的 连而:哈哈哈……还真便宜啊! さとし:恩!最喜欢了!! 连而:(“最喜欢了”啊!我也想被人用“可爱”这样的词语来形容一次啊)吃肉包就可以了么!还要喝点什么吗? さとし:喝点什么?那个…… 连而:对了,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さとし:我叫さとし,大叔。 连而:买来了!!去哪儿了?喂!回去了吗?我还特地跑去买!!(也不是对他特别有兴趣,还以为捡到了好东西呢……) 电话声 (还是狗狗......) 哥哥:太慢了,从医院出来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啊? 连而:真不凑巧,现在街上人多的不得了 嫂子:好了,好了,老公,别生气了。真二也是迟了,也才刚到而已 哥哥:快点进来吧 真二:连而,最近好吗!?真是~~~~费劲口舌和海关的人解释,他们也不相信我,只有我一个人被扣在那里了。你也很辛苦吧 连而:哪里哪里,根本没法和哥哥比 真二:对了,怎么样?见到了刚做医生那会儿捡来的东西,有什么感受啊?13年过去了,变化很大吧。 连而:啊? 真二:他已经先我一步,去见你了。 连而:刚当医生的时候捡到的东西??13年没见…… さとし:欢迎回来 连而:啊?! 回忆 连而:小猫,婴儿,被丢掉的孩子吗!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里,捡到的婴儿 さとし:大叔,也把我捡回去吧 现实 连而:啊……! さとし:好慢啊,大叔 连而:(那一天,我还在想“反正做医生了,做个妇产科医生也不错”,我是个gay,将来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但是做为妇产科医生)就可以用这个手去迎接每个小生命,一次又一次……)さとし さとし:之后,在我孩童时期对我有养育之恩的父亲们,将我收为他们的养子 连而:恩…… さとし:之后,少年长大成人,去和捡到自己的大叔见面,刚一见面,就立刻被大叔做了那么H的事情。我一直很喜欢大叔,所以,好开心呢!可是,大叔不记得我了,好难过啊!真是的! 连而:不好意思! さとし:喂,大叔,如果“丢落的东西”的主人没有出现的话,就应该归“捡到东西的人”所有吧,我做大叔的人可以吧!? 连而:恩……真是的(将捡到的东西占为己有,要是被哥哥们发现的话,会被杀掉的吧……)你是我的人…… さとし:恩!! 连而:那么,赶快回去,把剩下的假日过完,我也要好好疼爱一下さとし track 5 狗狗叫的好凶啊!! さとし:恩……啊……啊…… 连而:很好,さとし,这里也好可爱啊! さとし:啊……啊!不行!舌头不要进去!恩……恩…… 连而:这里也湿成这样了 さとし:啊……啊!! 连而:已经不行了吧 さとし:还不行,要做到最后 连而:已经很困了吧 さとし:可是,今天不做的话……就没有机会了……离开……之前…… 连而:离开?去哪儿? 医院内 事务长:您在叹气……有什么烦恼吗,若医生? 连而:恩……事实上,认识的新恋人年纪比我小的多,很主动.快得到了,但是感觉会弄坏他,结果只能用嘴巴疼爱他. 哥哥:拜托你不要玩火自焚啊! 敲门声 哥哥:进来 真二:打扰了,怎么,你也在院长室啊,连而. 连而:真二哥哥 真二:さとし暑假过来这边,寄住在你那里,真是不好意思啊 连而:没关系的,我也很开心的. 哥哥:找男人寻欢作乐的行为收敛些了吗? 连而:……是啊 哥哥:我说!你真的要回到那边?自家的员工和设备还不能让你满足吗? 真二:哥哥,原谅我吧,日本的水土不适合我,幸运的是,以前的医院也要让我回去,我们一家三口准备回去那边 连而:(事出以外、晴天霹雳) 真二:(我想,果然还是海外的教育对さとし的将来有利) 连而:(作为父亲的真二哥哥的话,这么说一定是对的吧,さとし没有理由会拒绝的。好不容易教了他那么多的性爱技巧……算了——再培养下一个“恋人”好了) 狗狗在叫,有事要发生喽(嘿嘿) さとし:欢迎回来,大叔 连而:行李!?你已经在准备了吗? さとし:恩?是啊!很久以前,爸爸就教我提前做好准备…… 连而:………… さとし:大叔……? 连而:震惊!! さとし:啊!!恩……大叔!?等一下……等……啊……好疼啊,大叔,好疼啊……啊……啊……恩……大叔,好可怕啊!! 连而:这才是我的本性 さとし:啊……啊…… 连而:(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冷静的人,去者不追,来者不拒,本以为这次也是一样) さとし:啊……啊……恩……大叔,怎么办,好舒服啊,真的好舒服啊 连而:さとし さとし:啊……恩……啊……喜欢你……大叔,我喜欢你……喜欢你……啊……啊!!! 大清早 さとし:……大叔 连而:恩? さとし:我说大叔,每次都很直接啊 连而:………… さとし:但是,做到最后我很开心。这样的话,我就真正成为大叔的“恋人”了吧 回忆 さとし:(做到最后……离开……之前) 现实中 连而:(要去哪里?去洛桑机之前)可是,我的这个“恋人”要舍弃我,一个人回到洛桑机了吧? さとし:才没有呢,我不去。因为我不要和大叔分开 连而:……啊? さとし:而且好不容易交到个朋友,我可不愿意又转学。所以,傍晚的时候,我会打电话给爸爸说“我不去了”。 连而:……那么,那个行李是怎么回事啊!? さとし:明天……啊,已经是早上了,应该说今天,和朋友约好一起去游泳池,所以做的准备。但是,看样子是去不成了,又累,腰又酸,背又痛……身上又有痕迹 连而:对不起,我在想,如果你真的走了的话,就会把我忘掉的 さとし:哈哈哈……大叔,好可爱啊 连而:不许笑我 さとし:啊!今天不能和市原一起去了,得打个电话给他才行。大叔,帮我想个理由吗? 连而:吻我就告诉你 track 6 さとし:对不起,市原……总觉得外面看起来很热的样子,所以…… 洸:没关系……那么,下次再去吧。今天的约会延期吗!得救了——……(昨天晚上我被凯也戴上了耳环) 回忆中 洸:我不要……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我只是和朋友去游泳而已 凯也:我会担心的,因为洸太可爱了。而且,除了我以外的人看到洸光着身子的样子,我会很不舒服,会非常嫉妒的 洸:………… 凯也:作为“恋人”,有这样的感觉是很正常的吧?所以,想让自己安心。想要证明,无论去哪里,洸都是我的人。为了这个目的,才要穿一个环啊 洸:(不想把你让给任何人,只想独自占有你。被别人插手的话,会不惜一切代价夺回来。) 凯也:没关系,疼痛只是短暂的 洸:(如果是凯也的,无论对我做什么事都可以)凯也…… 凯也:嘘……别乱动 洸:啊…… 凯也:进去了,看吧……洸,要更可爱一点呦 洸:(还有,无论他想让我变成什么样子,疼痛也好,羞辱也罢,我都可以忍受 ,即使凯也的要求一天比一天过分……那里……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真的进去了) 凯也:昨天打开看的时候,明明很讨厌的样子 洸:啊!! 凯也:如果一个人的话,也会做这样的事情啊!好丢脸啊,洸 洸:起码敲敲门吧,你来干什么啊!? 凯也:消毒!我想今天应该差不多了,夏天穿环,很容易发炎 洸:开店……的时间到了,没关系吗? 凯也:如果洸老老实实的让我做的话,肯定来得及的。拜托了,洸,让我做吧 洸:(明明很讨厌这样,太丢脸了,明明讨厌的)如果凯也想做的话……(无法拒绝那个声音) 凯也:我弄了 洸:啊…… 凯也:稍微有点凉,这里也缩起来了 洸:啊……啊 凯也:这里也硬起来了,想要开的更大些吗? 洸:不要,好疼啊,凯也(无法拒绝这个声音) 凯也:好可爱啊,洸 洸:恩!!(真的——无法拒绝) 侑仁:在家里做是无所谓啦,可是能不能稍微安静一点啊!? 凯也:你在这里啊,侑仁。做爱的话,做到哭才有意思吧. 侑仁:我可不想听那家伙的哭声 凯也:那么,你出去好了,我一点也不介意的 侑仁:还真敢说,你这个变态!双重人格! 凯也:哼哼!!说来也是啊。穿环之后是撑口器什么的吧!! 侑仁:不要太夸张了啊. 凯也:(更加靠近,更加美味,总是无法舍弃,为了品尝,不讲究修饰,首先,在秘处放入钛金耳环这样,这是恋人才可以尝到的滋味——背德的recip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