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喜歡BL的同盟請加入~
  • 92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有罪drama

有罪 - Drama★文本翻译 (建设中……) - 歪酷博客 Ycool.comDrama★文本翻译 (建设中……) 私が私であるために。。。。。。首页 日志 打理博客 Drama★文本翻译 (建设中……) » 日志 » 有罪 « 上一篇: 誘惑~セカンドステージ~下一篇: 淫らな罠に堕とされて »有罪 Fujisaki 发表于 2007-10-31 01:52:45 cast 穗高 棹/小杉十郎太 樱井透也/绿川 光 慎原/井上和彦 track 1 [电话铃声] 透也:[因为很多作家是夜猫族的关系,编辑部到了下午开始热闹起来。我——樱井透也在苍山书房出版社的5年间,从纯文学第一编辑部调到了书籍第二编辑部。但是,在这里的同事嘴里所冒出的都是凶器、死亡推定时间、行凶动机等相当悚人的名词,因为这里是以神秘、杀人小说为主的书籍第二编辑部。] [接起电话] 透也:你好,这里是书籍第二编辑部。 棹:我是穗高,请慎原先生接电话。 透也:…… 棹:喂? 透也:啊,是。对不起,请稍等一下。慎原先生,穗高老师的电话。 慎原:哦,thank you。 透也:[穗高?是穗高棹吗?非常有才华的,目前最红的推理小说家!] [绿川光:和泉桂小说——有罪] track 2 藤原佳美:樱井先生?樱井先生!你怎么发呆啊? 透也:不!第一次接到穗高老师的电话,有一点紧张。 佳美:咦?真的没想到啊!呵呵,樱井先生啊,一直都是很镇定的人,会紧张吗? 透也:我本来就是穗高老师的fan,而且没想到他的声音这么好听。 佳美:的确是很好听的声音。只是电话就很令人着迷了,如果是当面的话,肯定会有更棒的感觉! 透也:嗯!我想象的到。 佳美:啊,下个星期穗高老师会来哦,内山奖的纪念party。 透也:啊,他会出席啊。那真得太让人期待了! [宴会上] 慎原:哦,樱井!你和负责的作家打过招呼了吗? 透也:打过招呼了。说起来,今天穗高老师不是会出席吗? 慎原:今天好像还没有看到他啊。对了,你可以去问问招待员。 透也:是啊,我应该问问他们才对。 慎原:说起来,你是穗高老师的fan吧?一会儿看见他,我会给你介绍的哦。 透也:那就拜托你了! 慎原:那,一会儿见了。 透也:好像还是没有啊。[撞到人]啊!真是非常抱歉!我没有注意到。好痛![身体动不了了?] 棹:啊,对不起。我没事,你的头发勾住我衬衫的纽扣了。我马上替你解开,你不要动。 透也:啊,不!拉断的话,就没事了。 棹:还是不要的好,这么漂亮的头发不要弄坏了。请你听话一点! 透也:我知道了。请放开我! 棹:你是害怕别人看见了么? 透也:这和你没关系! 棹:是吗?但是,纽扣被扯掉了,我觉得很难看。缠住了很不好受,还是请你忍耐一下。 慎原:穗高! 透也:[穗高老师就在我附近?] 棹:别动! 慎原:穗高。怎么,穗高,你在这里忙着啊! 透也:诶? 棹:他的头发挂在我的衬衫扣子上了,等一下我再过去。 慎原:啊,你慢慢来。 透也:不是……吧? 棹:怎么了? 透也:因为……你就是穗高棹老师……吗? 棹:怎么?是的话又如何? 透也:怎么办?[没想到我用这种口气说话的对象,竟然是穗高老师!怎么办?] 棹:解开了哦,你…… 透也:啊! 棹:抱歉了。你的头发,没事吧? 透也:没事……的。 棹:你的头发很配你姣好的面貌。让你受苦,感到有些不忍心。 透也:啊,那个……这个…… 慎原:喂,樱井。你在干什么啊?缠着穗高老师的。 棹:慎原先生,午安。 慎原:真是对不起,穗高老师。这个家伙,是新近调过来的樱井。平常都是很镇定的,可能是老师的大fan的原因吧,一见到老师就那么紧张。 棹:难怪好像之前不曾见过这个帅哥。 慎原:老师这么说的话,樱井你可要检讨了哦!喂,樱井,快过来跟老师打招呼。 透也:啊!是!樱井透也,请多指教。 [掏出名片] 棹:穗高棹,也请多指教。那么,我先告辞了。[离开] 慎原:干得不错嘛,樱井!穗高老师看起来对你的印象不错嘛,一点都没有计较刚才的事。 透也:这是在我们公司举办的宴会上,他自然会对公司的职员客气一点吧。 慎原:老师喜欢漂亮的人,对于你的性格和相貌,搞不好会一见钟情,也说不定呢。 透也:性格、相貌?这又不是在相亲! 慎原:啊,哈哈哈……话说回来,在实际见到他以后,你对他的印象如何? 透也:哦,比想像中更英俊。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不同世界的人,我这么感觉。 慎原:事实上也的确是不同世界的人呐。他的钱、才华样样不缺,又广受女性的喜爱。呐,其实,老师…… 透也:[穗高棹?他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除了动听的声音以外,他对我的那种态度也让我难以忘怀。] 透也:[我在慎原先生让我负责编辑后,和美和来庆祝这次的事情。] 美和:诶?好厉害!那,透也你就成了穗高老师的负责编辑了? 透也:嗯!副编辑长突然这么说的。我当然很高兴。昨晚将老师的作品拿来重新读了一遍,结果就没睡好。 美和:呵呵呵…… 透也:怎么了? 美和:因为,只要是有关穗高棹的事,你就表现得像个小孩似的,好可爱! 透也:[自从在大学时代的社团和美和结识,今年已是第三年。在我过去人生中,不曾体会这刻骨铭心的,所谓激情的恋爱。如果有一点例外的话,那就是在欣赏穗高老师作品时的感受。虽然和恋爱的感情不同,但仍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内心。] track 3 透也:对于这次您给我的招待,非常感谢! 棹:我才是。特意要你跑这一趟。谢谢! 透也:房子真宽敞啊,设计也很不错。 棹:***(*没听懂)话说回来,请坐。不用客气。 透也:好的,打扰了。 [坐下] 棹:多么美丽的头发啊![kiss] 透也:[啊?刚才他亲了我的头发?] 棹:上次真是很抱歉。 透也:那个…… 棹:我一直在担心你这头美丽的秀发有没有受到伤害。 透也:哦。[***(*好像是说自己想得太多了?)]这个不必替我担心,没关系的。我还担心有没有弄坏了老师的西装呢。 棹:这个你不用放在心上。 透也:对不起,我尚未说明来意。今天前任的慎原先生实在抽不出时间,真是对不起。 棹:没关系。我知道慎原先生很忙的。对了,听说之前你在文艺部门编辑纯文学。冒昧地问一下,你今年几岁? 透也:二十七岁,在那个部门做了五年了。 棹:那么你比我小八岁,这样就没什么问题了。我不太使用敬语,就以樱井你来说吧,我打一开始就只称呼‘你’而已。有些人讨厌我这种作风,你会介意吗? 透也:叫我‘先生’也好,‘你’也好,只要老师您觉得方便就好,我都很轻松自在。 棹:谢谢你。我放心了。说起来,和你一起工作也许会很有意思。 透也:您这么说,我很高兴。 棹:对了,你有看过我的小说了? 透也:是的!当然看了!老师的作品,我看了一遍再看一遍,不论看了多少遍都不会厌烦。 棹:我的作品你欣赏到哪一点呢? 透也:欣赏到哪一点?说起来的话,就只能说已喜欢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棹:呵……我不知道,我的小说会让你喜欢到无可救吗? 透也:当然也没夸张到这种地步。那个,预定调和,老师也不喜欢用吧?尽管它有时便会造成非常冷酷的结果。 棹:原来如此。就这样吧(?)。可以预见的,和你一起工作应该会很有意思。 透也:不管怎样,我都非常期待。 棹:能与你一起工作,我也非常期待。能一起工作也要等明年,我有些遗憾时间拖得太久了。以后就请多担待了,樱井先生。 track 4 [部门会议] 慎原:说起来,我们这个部门的业绩,果然引起营业单位的注意了。 吉川:穗高老师的作品通常可以增加销售量,请老师再写一本,怎么样? 透也:我才见过穗高老师一次,突然要拜托他,太勉强了。老师都是一年才写一本的。 慎原:有困难也要想办法嘛!樱井,你要说服老师在三月以前出书,知道吗? 透也:我知道了。无论如何,我会尽量试试看的。[虽然不应该,但我还是不希望让穗高老师讨厌我。] 棹:呦!你来了。 透也:午安!这一次来是希望老师能提供续集的原稿给我们。 棹:不好意思,我不会答应。我拒绝你的话,会很糟糕吧? 透也:老师的作品值得我这么做,能这样见到你感到比较安心。 棹:这句话听起来好像是热情的告白哦!所以说,今天你来又是为了说服我了? 透也:你愿接受我的说服吗? 棹: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就姑且来听听你怎么说服我吧。 透也:“姑且”的意思是尚未决定何时下笔吗? 棹:啊。 透也: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你无论如何也替我们写一本书! 棹:你还真会缠人! 透也:无论如何我都很想尽快得到老师的原稿!如果有什么我能效劳的地方,我悉听尊便! 棹:请你稍安勿躁!那么激烈的样子!你过于认真了,其实应该放松一点。 透也:这是因为……我不明白。 棹:楼下宴会厅有球台,我想放松一下,你陪我去打撞球吧。 透也:打撞球也好,什么都可以。但是,如果我陪你,你就能毫无怨言的帮我写原稿吗? 棹:这就看你如何表现了。 透也:可是,我不能只陪你打撞球,我还要工作啊。 棹:你怎么说这么冷漠的话,你不是要说服我吗? 透也:那么,我陪你打撞球,你是不是可以替我写原稿呢? 棹:怎么?你怎么又把话题转回来了? 透也:那是因为……如果是这样,你能和我打赌吗? 棹:打赌?用撞球? 透也:是的。如果我赢的话,就请你就替我写原稿! 棹:那么,我赢的话,你要给我什么?既然没有相对的赌物,胜负也就没有意义。 透也:这样啊。可是,我又不会写小说,没什么能拿来打赌…… 棹:你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男人! 透也:不能成立吗? 棹:不!我是愈来愈有兴趣了。这样的话,就让我们用****(*我不太懂撞球)来一决胜负吧。 透也:****(*重复穗高的话)?[老师想让我做的事情我是不懂,这种****(*同上)就是穗高的**(*实在不懂)吗?] 棹:奖品的内容就是,我想要的,你的身体。 透也:身体? 棹:如果我赢了的话,今晚就要你的身体,这样行吗? 透也:[身体是指?哦,大概是写原稿需要整理一些资料。如果是这样,虽然是用苦力赔偿,对我而言也是划得来的工作。]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当然没有问题。请您多多指教! 透也:[胜负是选择最基本的9号球,最先将9号球打进球袋的人获胜。其他的规则无异。然而,胜负最终没有经过激烈的厮杀,很简单就见了分晓。我,完败了……] [敲门声] 棹:请进! 透也:老师,你说让我冲了水换上浴袍,到底让我做什么呀? 棹:把浴袍脱掉吧。 透也:啊? 棹:请你脱掉!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你打赌输了,这是事先约定好的吧? 透也:[他的确不是开玩笑的,不照办也是不行的。] 棹:既然是我赢了,你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 [kiss] 透也:啊!老师,请等一下…… 棹:这怎么行! 透也:再怎么说,对我开这种玩笑不好玩。 棹:你以为是玩笑就可以了吗?实在是太天真了,你![扑倒]这本来就是我们约定好的,不是吗? 透也:就算不是玩笑,这样做也不对啊。你不觉得奇怪吗? 棹:你明明是那种眼神,真的没和男人上过床吗? 透也:当然没有!请你不要再这样! 棹:如果是第一次,正好让我来教教你男人的味道。 透也:请……请不要这样! 棹:不管在私事还是公事上,我最恨不守信用的人!你怎么可以背叛我的信赖? 透也:但是,我以为不是这种意思…… 棹:那你以为是什么意思? 透也:那是因为,我以为你要我整理东西。 棹:那就没办法了。[用浴袍带子绑人] 透也:这是干什么?请你解开! 棹:只要你听话的话。 透也:玩笑也要有个限度! 棹:你以为我会开玩笑拿原稿来打赌吗? 透也:不要!我求求你…… [H] 棹:真的要我停止吗?其实很舒服吧?你看,这个地方已经变尖挺!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嗯!很好听!你再叫一次。 透也:不要…… 棹:为什么?因为这个地方被玩弄就会像女孩子一样有快感吗?所以让你感到难为情? [H] 棹:坦白一点吧。 透也:请你放开我…… 棹:怎么?我都还没摸就已经这么濡湿……身体的反应往往是最坦白的。亏你的外表这么好看,可是却很不检点! 透也:不是……不是这样的…… 棹:不是什么的?你告诉我吧! 透也:[骗人的吧?这就是真正的穗高老师?我不要相信!] [H] 棹:你真得很顽强啊!这样反倒让我觉得更加刺激。 透也:请不要这样! [H] 透也:求求你……不要……不要…… 棹:你是嫌我太温柔吗?如果要我粗暴一点,我会照你的话做!你放松点吧。 [H] 棹:接下来是这里。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透也:不要……好痛……不要这样! [H] 棹:你嘴里嚷着不要,可是却这么紧紧地吸住我!达到高潮时,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H] 棹:第一次也许会有点不舒服,我想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H] 棹:你的适应性果然不错,我对你如此粗暴,你还是湿成一片! 透也:才不是…… 棹:被插进的地方已经有感觉了,你又何必再否认? 透也:不要,放开我! 棹:你真的很倔强!你要乖,好好放轻松……就像刚才一样在里面尽情地肆虐你……是不是很棒?你好好感受一下!你看,全部都进去了,你的体内已经充满了我! [H] 棹:你的**把我的****(*不要问我是什么!)感觉不错吧? 透也:求求你……拔出来…… 棹:是吗?真拿你没办法。我想要抽出来,可是你的**紧紧缠住我。显然是很合你的口味嘛! 透也:不是的…… 棹:我知道你觉得很好吃,但是请不要把我的咬断了! 透也:不行的…… 棹:很快你就不会只感觉到疼痛了。放心吧,你有这个素质。 [H] 透也:不行了……已经……那种事…… 棹:只要有一丝不愿意,不可能会有这般消魂!男人这方面的事你应该了解! 透也:已经……求你不要再动了…… 棹:我说过要让你知道男人的滋味,你还不明白吗?我要让你的身体从此没有男人就无法过日子!用*交你就有这种感觉,表示你天生就拥有淫乱的身体,过去怎么没有男人拉开你这双腿呢? [H] 棹:很舒服吧?被我如此的,一直一直地玩弄,爽得要死吧?(可能是这个意思==b) [H] 棹:没有人教过你不要说谎吗?你比我想像中还要可爱,我对你愈来愈满意! [H] 棹:这里……有这么舒服吗?用你的嘴巴好好的回答! 透也:那个……那个地方……很好…… 棹:你希望我如何做呢? 透也:更用力…… 棹:原来你很懂得取悦男人嘛!孺子可教哦……不要吸得那么紧! [H] 棹:这是给你的奖励。 [H] 棹:你果然是很淫荡的人啊! 透也:请……放过我吧! 棹:怎么可能?是你跟我约定要陪我一个晚上的吧! [H] 棹:在天亮之前,你只属于我。所以,只能想我的事。另外有一点请你记住,你的本性比你自己所预料的更淫荡。 track 5 透也:[遭到那样的待遇,结果我还是要再去找老师一次。就算是为了出版社也好,为了读者的利益也好,不管怎样,我都要拿到穗高的新作!(后面那句是我猜得,可能不对。)] 棹:你还是来了啊。 透也:你以为我不会再来了吗? 棹:这是自然。你能来我很高兴。 透也:这样说,希望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 棹:说是玩笑真失礼哪!你说要打赌,我才全心全意陪你的。 透也:所以才说……这种行为一点都不像老师! 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定义我的! 透也:我本着尊敬老师的心情,盼望这次的工作能顺利愉快,可是你把一切都弄乱了! 棹:是你先入为主将我列入品格高尚不食人间烟火的人。由于你是真的很想要我的原稿,我才接受你的打赌。不当它是公事,而是朋友。否则早把你赶出去了。 透也:是这样吗? 棹:其实,你又何必在乎我的理想形象被破坏呢?作家重要的是能创作出佳作,与他的人性并无绝对关系!我看反而是你发觉了自己的本性,才会如此震惊吧!你是个可以轻易对男人张开腿的淫乱的人啊! 透也:请你不要再侮辱我了! 棹:如果你想证明我所说的是错的,那就再打赌一次啊。如果一定想要我的原稿,从下次开始,我们就用撞球来决胜负吧。但是,赌整本原稿对于我不划算。我一个晚上大概能写二十张稿纸,你赢一次我就写二十张。这就是我的规则。 透也:如果我输的话,又怎样呢? 棹:跟上次一样,用你的身体陪我度过春宵。 透也: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棹:我对你有兴趣,就是这个简单的理由。 透也:我知道了。我接受这个条件。[到了这个地步,做一次或两次没有太大的差别。怎样都好,我一定要赢他一次!] 棹:是吗?今天在这之前你先练习一下吧,否则对你很不利的。 透也:[虽然老师教了我怎么打撞球,结果我还是没能赢过他。我再次完败,已经是无可挽回了。(后一句是我猜得)] 棹:根据约定的,实现我的胜利吧。 透也:请你……等一下。 棹:那怎么行!这是规则!已经湿了,你那么喜欢吗? 透也:才不是! 棹:是与不是,问你的身体就是清楚! 透也:啊……不要…… 棹:被男人这样弄很好吧?所以你今天……才会来这里! 透也:胡说!好痛!我只是今天输了撞球…… 棹:那真是糟糕了。你自己说说看(?可能==b) 透也:别这样,老师![那个穗高棹,竟然如此服侍着自己!] [H] 棹:你背着未婚妻,和男人偷情,且如此淫乱!看来你比娼妇更不如! 透也:不是的…… 棹:那你为什么会有这些感觉?你告诉我。 [H] 透也:[我不懂自己。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我也想知道。] track 6 慎原:嗯?怎么啦,樱井?不舒服吗?最近脸色很难看哦! 透也:不是的!那个……慎原先生,你能不能教我打撞球?跟穗高老师约好的,我要是能赢得话,就可以拿到原稿。 慎原:的确如此,竟然真地接受那种条件。我知道了!我教你吧,打撞球! 透也:[到现在为止,跟穗高老师的撞球比赛,我是三战三败。最后一次的份,因为老师中途接到电话不能完成的缘故,所以预留着。如果不能赢的话,就不能叫他写原稿!] 棹:真漂亮! 透也:太好了!终于赢了!(我觉得这个时候的阿光好像兴奋得快哭了,其实悲惨的事情还在后面==b)根据约定的,你可以开始写原稿了吧? 棹:我明白了,我就写二十张。可是,你今天的姿势和以前不太一样,除了我以外,你还向谁请教过吗? 透也:是慎原先生。听说他很喜欢打撞球的! 棹:也就是说,如果你输给了他,也会和慎原先生上床了吗?这么快就找到第二个男人,手脚还真快啊! 透也:除了和你之外,我不会和别人打这种没有常识的赌! 棹:这谁知道?说起来,上次打赌的份还保留着,藉此顺便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好了。 透也:怎么这样? 棹:除了我以外是否有男人教你而改变,看姿势就知道。到这边来。 [浴室] 棹:把衣服脱掉!我替你洗身体! 透也:不必了,我自己会洗。 棹: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要洗澡。还是说,像过去一样穿着衣服让我侵犯? 透也:我自己来就可以了![我被那个男人的悄悄话所引诱,灵魂都污秽了。] [门被打开] 棹:你怎么了吗? 透也:没有……啊![摔倒]对不起! 棹:你不舒服吗?还是热得发昏了? 透也:没什么,只是脚滑了一下。 棹:小心一点。 透也:老师……这里的话,请不要这样!啊! 棹:听到你这诱惑的声音,我如何能老僧入定? [H] 棹:这里,怎么样? [H] 透也:请不要这样! 棹:不行! 透也:请……放开我…… 棹:你想说让你射出来吗?真是的!被我这样紧紧握住,你还是不改你淫荡的本性! 透也:不要……[让我说出口的话,还不如咬舌自尽!] [逃到阳台] 棹:原来如此!你是想在这里被我侵犯啊! 透也:拜托,请不要这样! [H] 棹:来,你快说!任何丢脸的话,你应该都能说出口。只是你不愿承认而已! 透也:不……要…… 棹:你不适合说这种粗暴的话!美丽的人适合美丽的语言! 透也:[不要!这种丢脸的感觉……] [H] 透也:你就让我出来吧……让我去…… 棹:这也可以。以后如果你想要出来,就要像这次一样好好地恳求我!懂吗?明白的话,就回答我。 透也:我知道了…… 棹:你觉得舒服吗? 透也:舒服……很舒……服…… 棹:你看,不是说出来了吗?这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H] 棹:接下去你要我怎么做呢?如果你好好听我的话,我会奖赏你!你希望我怎么做?说说看! 透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想得到更多的快乐,只想让穗高给予更多的快乐。] 棹:这个要求对你显然有些困难吧?今天就这样饶了你! track 7 [家里] 透也:[难得的睡不着啊!]唉![已经不想再和穗高老师有任何关系了,和他断绝关系最好的方法就是,辞掉这份工作。数度挑战,每一次都没赢过老师。老师……太没品了!不!因为,最初我就很没品。不论用什么样的方法,我都想要得到穗高老师的原稿。但是……总而言之,现在睡不着啊……] [门铃响] 透也:噢!来了。[开门]穗高……老师? 棹:听说你身体不舒服,我来看看你。 透也:哦。 棹:就算是我,看你这么不舒服,也不会动你的念头。你尽管放心。还是去躺着吧。 透也:吵醒我的是老师啊。 棹:耍脾气时的你,到也满可爱的! 透也:胡说八道!我不是耍脾气,是真的身体不舒服。 棹:你这种口气也很迷人,平常你如果也这样不是很好吗? 透也:如果用这种口气说话惹你不高兴,而不愿帮我写原稿,那我的问题可严重了。你这个人啊……如果你不是工作上的对手,又会写出脍炙人口的作品的话,我连话都不想和你说! 棹:那可真是灾难了!但是,你现在是病人,今天你需要的是充份的休息。 透也:[这种温柔话语最好不要相信!因为,其中一定又是陷阱。] [醒来] 透也:[我竟然做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梦,穗高老师来到这个房间……] 棹:你起来了吗? 透也:老师?为什么在这儿?我不是在做梦! 棹:能出现在你梦里可真是荣幸啊!我去和人见面,顺便找资料,希望你能帮我忙,打电话去编辑部,却说你请病假,所以我就来看你了。 透也:资料?是什么? 棹:你让我写原稿,怎么还用这种态度说话? 透也:原稿?你愿意帮我写了吗? 棹:和你约好了嘛。不过,二十张稿纸也成不了书,需要好几十次的胜利才能把书写成一册哦。 透也:那样的话,我会努力练习的! 棹:有志气!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病弄好。请! 透也:啊,真好吃!这个是老师做的吗? 棹:怎么可能?我对料理一窍不通,是叫我常光顾的店送过来的。你如果喜欢的话,下次带你去。 透也:我吃饱了。但是,为什么特地…… 棹:你也知道我很喜欢你呀!为了答谢我这么好吃的稀饭,可让我一亲芳泽吗? 透也:老师,会传染…… [kiss] 透也:还想…… 棹:今天只能接吻。懂吗? 透也:老师…… 棹:这样挑逗我可是犯规的哦! 透也:挑逗的……我只是希望继续下去…… 棹:我是在担心你的身体会承受不了,所以才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呀。 美和:透也,你这样很奇怪哦!我都找不到你的人…… 透也:这种事不会的啦……已经这个时间了,我回去了。 美和:我都没有自信了!透也,你该不会是移情别恋? 透也:[我想每天在一起的,那个不是美和,那个人……穗高棹。想见他,好像见他!才这么几天就这么想念他,自己一定很不正常。不!不是!只是担心他有没有写稿。被热情驱使着,在和美和的约会分开后,我乘计程车来到那个人所在的大厦。] [按门铃] 透也:那个…… 棹:是你啊。[门打开]怎么了?这么晚的。 透也:对不起!那个……我是来,谢谢你上次请我吃稀饭…… 棹:如果是要谢那个的话,你不是献出那么多吻吗? 透也:说的……也是。真是非常抱歉!我回去了…… 棹:先别急着走!你不是来找我的吗?如果没事,我可想请你帮个忙,我正好在查一些东西,一个人忙不过来。 透也:那是,和原稿有关的吗? 棹:怎么?你好像不相信我?我是言之有信的人哦!那么不相信我的话,我会受伤的呢。 透也:请原谅我的冒失!很高兴让我有帮忙的机会! [书房] 透也:这个……真的是非常多的工作啊![的确像是在写的样子。啊咧?]老师,那个百合是……好漂亮的百合啊! 棹:啊,今天是我父母的忌日,这是我母亲喜欢的花。 透也:往生了? 棹:是的,已经过了二十年了。 透也:那个……在这种重要时节来打扰你,真是对不起! [开始收拾] 棹:说起来,你的今天好奇怪呢。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透也:我想见你。 棹:让你尝到那种苦头的男人,为什么? 透也:我也不知道…… 棹:你真的不知道吗?[kiss]你其实很清楚自己为什么而来吧?你分明知道才来的! 透也:[是,我的确知道。而且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就来了这里。] 棹:今天,你去约会了吧? 透也:呃? 棹[笑]:口红沾到衬衫上了哦。 透也:……是的。 棹:那你应把女朋友摆第一才对嘛!你可以明天再来我这里啊。 透也:可是今天……就是非见到你不可!想见你,想见你,想见得受不了!是你……是你让我变成这样的! 棹:你的话真是热情又火辣啊!但是,你不是只为了见我才来的吧?说吧,为什么你来这儿? 透也[很小声地]:请你抱我…… 棹:我听不见哪! 透也:[再这样沉溺下去,就会万劫不复!我自己也知道。但是……这一切我都不在乎了!我,受不了了!]请你抱我…… 棹:看着我的眼睛说! 透也:请你抱我! 棹:好吧,那就按照你的希望抱你吧!要怎么做,你知道的吧?只用手指,就让你有那么贪婪的表情,透也。 [H] 棹:对!很好!你虽然是第一次舔,也舔的不错! [H] 棹:我并没有教过你,你怎么知道……要怎样含住男人的东西? [H] 棹:回答我,为什么有这样的反应? 透也:如果被你抱的话…… 棹:把整句话说完! 透也:因为渴望被你抱,所以湿成这样! 棹:为了犒赏你的老实,把这个脱掉,坐在这里。你自己来,做得到吧? [H] 棹:希望我怎么做?回答我! 透也:请你……强暴我…… 棹:好吧,就照你的希望侵犯你! [H] 透也:真好……实在太棒了…… 棹:有那么好吗?是这里吗? 透也:就是这个地方……可以……更深一点…… 棹:你吸得太紧,没办法照你希望的做,我知道你很舒服,可以放松点吗? 透也:做不到…… [H] 棹:这样的话,椅子会坏掉。 透也:不要抽出来! [H] 透也:你好过分…… 棹:别急!你趴到桌子上,把臀部抬起来……对,这是最适合你的姿势。 [H] 透也:再更……深一点……[有这种飘飘欲仙的感受,也许是第一次。] 棹:再深一点做什么? 透也:抽动啊…… [H][文件掉在地上] 棹:好难得才整理好的,现在又弄乱了。你必须接受处罚! [H] 棹:除了这个,你还有别的原因应该受到处罚,你知道吗? [H] 透也:[是的,我知道。因为害怕承认,而一直把责任推给别人,我知道的。但是,如果承认这是自己的责任,一切将不可想象!] [H] 棹:你可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回答我! 透也:我不知道…… 棹:你真拗啊! [H] 透也:老师…… 棹:啊,你早。 透也:你在做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棹:你不用插手,如果你要去上班,是否该先回家一趟吧? 透也:这是沙拉吗? 棹:不然你认为它是什么? 透也:穗高老师也有不会做的事啊! 棹:你也太冒失了!我的原则是,没有必要的话我就不做。 透也;那样的话,让女管家来做不就好了嘛? 棹:今天是女管家的休假日。用我亲手做的料理请你,不是很好吗? 透也:你让几个人吃过你亲手做的沙拉? 棹:好过分啊!你是第一个呀!表示我对你另眼相看!也很疼你! 透也:[好狡猾的人!]你如果疼爱我,就应该帮我写原稿啊! 棹:凭你的撞球技术,再交战几回也赢不了我。 透也:所以……那个……身体,也不行? 棹:这样也只有你得到好处啊! 透也:啊? 棹[笑]:今天就以沙拉来抵帐吧。 透也:抵什么帐? 棹:我想再占有你一天! [kiss] 透也:[我好想知道,身体的饥饿虽然解除,为何自己尚嫌不满足?不足的地方是什么?答案一定隐藏在穗高的身上!如果可能的话,我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如此不安?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寂寞?] track 8 [饭店] 美和:真好吃啊,这个! 透也:啊。 美和:说起来,穗高老师好像和女演员田中茉莉传出诽闻,会结婚吗? 透也:我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美和:透也!自从担任穗高老师的编辑以来,你就变得很奇怪。呐,我们快点结婚吧。这样下去,我真地会很不安。好吗,透也? 透也:对不起……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不是的!我一心追寻的并不是美和!是穗高老师!无论何时都在想着他,睡觉、清醒时都支配着我,让自己快要抓狂!喜欢穗高。好喜欢他。直到现在才发现,那个人,好喜欢!好喜欢!喜欢到无法自拔!] [家里] 透也:[自从发觉喜欢穗高之后,已经有两个星期没见到他了。] [电话铃] 透也:喂? 棹:最近你很忙啊! 透也:穗高老师! 棹:你已经不需要我的原稿了吗? 透也:没有这回事! 棹:你已经两个星期以上没来我这里了。这段时间,你已经找到能安抚你身体的人了? 透也:我才不是老师说得那样!为什么老师你,总是这样诱惑我? 棹:为什么那样做?你那么想知道理由吗? 透也:[玩笑也罢,说谎也没关系,只希望他说出来。只要他说出对我有一点点好感,只要他说我是特别的存在,这样我就……] 棹:理由只有一个,因为我答应过你,要为你写无可救药的故事。 透也:无可救药? 棹:发觉自己很淫荡,为了欲望,连恋人都可以背叛,而向着男人张开双腿的男人的故事。 透也:你是……骗我的吧? 棹:我没有骗过你。 透也:我只不过是个……道具吗?是老师玩乐的道具吗?!我并不是为了这个……我…… [挂断] 透也:[就这样,断绝了再见他的期望。终于明白了他们所说的,他有人格破绽的意思。现在才发现自己爱的是这样一个人,真是蠢到了极点!(可能是这个意思。)] 透也:[交上去的辞呈被退回了,慎原先生接手了先前我负责的穗高的工作。那次和老师断绝了联系以后,就这样一个阶段结束了。我和美和准备结婚,只是还没有让她入籍与我一起生活而已。(后面的不太准确)] 美和:呐,这里的菜真好吃,我觉得还是这里最好,啊列? 透也:怎么了吗?[回头]啊! 棹:好久不见了呢! 透也:是的,好久不见。 棹:在这里遇到你可真是难得啊,说起来,是要准备结婚吗? 透也:是的。老师,怎么会来这里呢? 棹:今天有接受的采访,刚刚结束,跟编辑分手。对不起,能不能把你的未婚夫借我一下?我有话和他说。 美和:当然可以。你们慢慢聊。[走开] 棹:跟我来。 透也:老师,要去哪里? 棹:我总不能耽搁你太久吧?[压倒]你不担任负责编辑没有关系,为什么也不来找我? 透也:既然不是负责你的编辑,就没什么事要见你。 棹:嗯~。那么,就来谈私事。你厌倦我的身体了吗? 透也:你问得这么直接也太失礼了! 棹:我只问你是不是厌倦了,答案只有是或不是! 透也:啊! 棹:这样就有感觉了?看来你很饥渴嘛! 透也:才不是的! 棹:为什么你总是这么逞强呢? 透也:我不是要逞强,我……是要结婚了。 棹:所以呢? 透也:所以?只是我觉得不能背叛我的未婚妻!和老师的事……都是错的,用那种方法想得到你的原稿……我实在是大错特错! 棹:我并没有叫你不去结婚吧?我说过,你只要在喜欢的时候来找我就可以了。 透也:老师不也是……要结婚了吗? 棹:你不必理会那些道听途说!而且你并不是背叛,只是坦白地按照自己的欲求去做而已。 透也:嗯…… 棹:真的觉得那么内疚的话,可以告诉她,你把身体向男人打开而感到很快乐。 透也:嗯…… 棹:你喜欢被这样做,为什么要忍耐呢? 透也:因为,老师你……只是想把我改造成淫荡的人不是吗? 棹:我们双方都很愉快吧! 透也:那么,你现在也应该甘心了吧?我不想再任你摆布了! 棹:你在逞强什么呢?你想要的不是我的原稿吗?我已经为你在写了啊! 透也:我想要的是……你的心! 棹:那种东西,你未免也太廉价了! 透也:我已经打算……不再和你见面,你的负责编辑也换人了,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缠我![跑开] 透也:美和!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美和:啊!透也,怎么了?脸色真得很差哦! 透也:我没事的。 美和:呐,那么差的脸色,你还是不要逞强了!呐,透也,快坐下来。 透也:美和……我有话想对你说。 美和:诶?什么? 透也:我想……解除婚约,对不起!美和。 美和:等一下,透也。你在说什么啊? 透也:对不起!但我是认真的!我没办法和你结婚。 track 9 透也:[我和美和的婚约不再,这一切的结束让我如释重负。所以,我现在只想专注于工作而已。]慎原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慎原:啊,穗高老师说完成的原稿不能交给我。 透也:这也就是说,原稿完成了吗? 慎原:是啊,但是这也是伤脑筋的地方啊! 透也:这样啊![我想知道,穗高的原稿到底写了怎样无可救药的故事。但又担心听见他的声音后,无法保持平静……] 慎原:没关系的!我不会麻烦你的。 透也:可是,也许是因为我的关系也说不一定。我还是打个电话去问问他吧。 慎原:诶?可以吗? 透也:当然。 [走到一旁打电话] 透也:是穗高老师吗?我是樱井。 棹: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透也:好久不见了。这次,我是想来问原稿的事。 棹:你向我要稿,怎么一点感情都没有? 透也:对不起!听说您已经将原稿完成了? 棹:把原稿交给你是约定好的。如果要我交出来,是不是也应该有你来拿呢? 透也:老师的口气听起来很像小孩子呢。 棹:偶尔来点意外也不错嘛! 透也:那样的话,我就过去拿好了。现在,你在什么地方? 棹:不知道呢!不如让你找一找,会更好玩哦。 透也:可是让我找的话……至少也要给我个提示嘛。 棹:你跟我在一起那么久了,怎么找不到我在哪呢? 透也: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找。[挂断] 慎原:怎么样? 透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他让我去找。 慎原:穗高老师也会来这一套啊,真少见! 透也:他是故意刁难我吧?因为是我不担任他的负责编辑。 慎原:说他刁难你?不如说是他很喜欢你吧? 透也:我可不这样认为! 慎原:那个人不是人格有破绽,也不是心理扭曲,可能,是不知道和别人交往的方法而已。但是,不管怎样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这样、那样问题吧?所以,我也不觉得他有什么特殊了。(后面是我猜得,可能不对==b我的日语文盲水平) 透也:呃? 慎原:我想,老师一定是错估了你。他以为你很优柔寡断,结果,你对该做的事表示的很坚决,所以,他才对樱井放弃当负责编辑一直耿耿于怀了嘛!但是,男人之间的友情******(*这里也不太懂,总之就是慎原在说服透也) 透也:我没有放弃他!是老师在玩弄我!还说‘我对你感兴趣’,这种被玩弄的感觉,让我受不了。 慎原:那就表示他真的对你有兴趣,因为穗高老师在这方面是很实在的。 透也:实在? 慎原:怎么?你没发现吗?老师向来言必有信,约定的事他一定会遵守,稿期从不拖延。他不喜欢说谎,当然也讨厌别人对他说谎。像他那种个性的人,也较不容易去了解他…… 透也:怎么会这样? 慎原:所以,老师才容易遭到别人的误解……[透也跑开]樱井!喂,樱井! 透也:[抱着一丝希望前往滨离宫,结果他确实不在家。在一片困惑中,想起穗高曾经提到过的叶山别墅。] [计程车驶来] 透也:[自己连他是否在这儿都不知道,但是我,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不能放弃!] 司机:如果是在豪邸旁边,又是作家穗高先生的话,那就是这间。 [下车,推开门] 透也:[很大的门内,建了一栋洋房。然后,穗高靠着椅子坐在庭院中,好像在闭目养神。这个人,果然很孤独。] 棹:我正梦见你。 透也:我很荣幸。 棹:结果就被王子吻醒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个地方? 透也:以前不是说常常来这里的放映室吗? 棹:你不想见我,可是却想要原稿。真是个自私的男人啊! 透也:说到自私,老师才是吧? 棹:那么,我们彼此彼此吧。 透也: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件事。 棹:什么事? 透也:为什么选择……和我发生关系呢? 棹:那就说我对你有兴趣吧! 透也:只是兴趣吗? 棹:我只是想知道形成你的到底是什么,不只是血和肉,还有你的皮肤下面有些什么……樱井透也是个很优秀的编辑,易于亲近,可惜的是缺乏风趣,这是我听到的风评。但是,在我看来,你比这些社会性评价更单纯、更认真,而且比谁都热情。 透也:热情? 棹:你比别人更胆小,非常怕自己会被伤害。明白自己会被热情毁灭!虽然长得貌美,却约束自己过平凡的生活。这是因为,你害怕自己内在的感情。 透也:这些只是老师的想法而已,我……很无趣,是个只会工作没什么特长的男人。 棹:那种程度的人的话,我也不会有兴趣的吧?但是,game已经结束了。资料和原稿你都带回去,就可以了。 透也:呃…… 棹:又怎么了吗? 透也:老师,太狡猾了!一直以来,都让我像傻瓜一样做选择。我是笨蛋,不能同时选择两个人。所以,我不能选美和。我喜欢你!我想成为老师的……特别的人!但是,如果你对我没有感觉,那我待在你身边也毫无意义。不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忍耐!我已经不想再去背叛任何人了。老师……希望看到这样的我吗?我把自己的感情问题处理得乱七八糟,这样的我你想看见吗? 棹:你想要我回答吗? 透也:嗯。 棹:我只是想,把你变成我自己的人而已。 透也:你想要的只是这个身体吧? 棹:这种区别没有不同。和我在一起时,起码你的心和身体都属于我。而你又能得到快感,这样不是很好吗? 透也:所有的一切听起来,好像都是为了我。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我不知道你感兴趣的不只是我的身体而已?那么重要的事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开始都不告诉我? 棹:是你没有问我的。 透也:你骗我! 棹:我一向最讨厌的便是破坏约定和说谎,你不知道吗? 透也:所以,我要你的心……需要你的人…… 棹:所以才说,这种话不是很轻易就说得出口吗?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全部给你! 透也:老师是属于一个人的,我想要老师只属于我! 棹:那我就是你一个人的!你如果是我的人,我就会把心给你!我虽是不需要自己以外的人,可是我发现有你在我身边也不赖。 透也:你是说,比起一个人独处,跟我一起比较好吗? 棹[笑]:呵! 透也:你这个认真过分! [kiss] 透也:这个就叫喜欢的事。想和我在一起,对我有兴趣,就表示你是喜欢我! 棹:我……喜欢你……这实在很有趣。我都不知道。 透也:你在说自己的感情时也很专注呢!(可能是这个意思,错了表打我。) 棹:请你在kiss时专心一点! 透也:[终于让我知道了,这个人其实是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人在说谎的时候,从眼睛就能看出来。*****是做不到。*****。然后,我对他的****(*没听懂)] [H] 透也:不要…… 棹:你每一次都这么说。 [H] 棹:马上就变成这样还说不要,就不要在说谎了。你有多想要就直说(?可能……)。 透也:老师…… 棹:用嘴好好含着。 [H] 透也:人间美味…… 棹:好了吧?跨上来! [H] 棹:太紧了,要弄松一点才行。 透也:可是……已经…… [H] 棹:不要顶嘴,透也!果然你是个相当淫乱的人啊!怎么能忍耐到今天? 透也:不是的……老师,只是…… 棹:只是什么?不过你好像只要这样逞强就会很快乐。 [H] 透也:再……往里一点…… 棹:这里吗? 透也:对……就是那里!老师……老师!我快要…… [H] 棹:真得有那么舒服吗? 透也:我快死了……快一点……穗高也…… 棹:你第一次对我说出这么挑逗的话呢,这是奖励! [H] 透也:还要……更多……喜欢……喜欢你! track 10 透也:老师…… 棹:怎么了?你睡不着吗? 透也:老师打算什么时候回东京呢?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棹:等到我厌倦你的身体再说。 透也:那样的话,原稿先给我,我先拿回去。 棹:你真是不可爱![kiss]在你回去之前,再来尝尝你的身体。[kiss]你不在的话,我会很寂寞。 透也:诶? 棹:有你在总比我一个人好。大概,就是你说的一种喜欢的感情吧…… 透也:是的。[这个我真得喜欢,所以我绝对不会放手!就算让我万劫不复!太沉溺于身体的快感中,我究竟会堕入怎样的地狱?而且不止是自己,他也成了共犯。但是我现在,只想与老师一起温存。感觉着他的体温,沉浸在他带来的幸福中,这对于我,就足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