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喜歡BL的同盟請加入~
  • 92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東京ディープナイト

东京ディープナイト(TOKYODEEPNIGHT) 〖原作〗雅桃子 イラスト:みなみ遥 〖CAST〗 朝比奈優也……小西克幸 太刀花葵……千葉進歩 亀頭……小野健一 三原真琴……結城比呂 藤堂弘也……置鮎龍太郎 桜庭健一……堀內賢雄 新倉健太……望月健一 常务……喜多川拓郎 课长……高田べん 手下1……保村真 手下2……堀越省之助 1. (電影中播放中) 葵:你怎麼了? 裕也:沒什麼,只是想抽根煙。 葵:那就在走廊裏抽啊,電影馬上就要到最高潮了。 裕也:知道了。你還記得嗎?我和你第一次碰面的地方和這裏一樣,在電影院的衛生間。 葵:是的。 裕也:那時你舔(吮吸)了我的東西。(しゃぶる包括舔和吮吸两种含义) 葵:是的,舔(吮吸)了。 裕也:喂,舔(吮吸)! 葵:恩。 裕也:味道好嗎? 葵:恩。 裕也:不行。還不行,慢慢的,對,就這樣,繼續。 葵:恩。(我聽著他那不似平時的聲音,噗通一下,心情激動起來。雖然我喜歡數周前他那不可靠(軟弱)的感覺,但是卻更喜歡現在很會打架,強制,有點恐怖的他。我一直在尋找著這樣的男人,不盡儘是表面上的英俊,而是真正的男人。在度過的這些夜晚間,他脫胎換骨成強壯又溫柔的真正的男人了。為了和我一起生存下去。 2. 裕也:現在回想起來,距那天只不過過了一個月而已。是啊,那天,我認為一成不變的平凡日子卻驚人的崩潰了,然後,我的命運也開始運轉了。 壞人:你逃什麼啊,上班族大哥?難道,你在發抖? 裕也:不,沒。 壞人:我們很恐怖嗎?哈哈哈哈哈哈哈 裕也:不到衛生間來就好了。不,根本就不應該翹班來電影院的,被女友甩了而出來散散心,卻碰到這種事。 壞人:明明是成年人卻這麼邋遢。 裕也:啊。 壞人1:長得蠻漂亮的麼。 壞人2:現在的表情真是太棒了。 壞人3:仔細看真是英俊得不得了。 壞人4:我好想聽美妙的哭聲,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哭哪?喂,煙借下。 裕也:哈,不要!放開! 壞人:來嘍。 葵:你門在幹嗎? 壞人:啊?你有什麼意見。。。?你。。。你是。。。難道是。。。 裕也:美麗的高中生,是模特兒?但是,有雙冷酷的眼睛。 壞人:喂,快逃。。逃。。。 葵:喂!等一下!我說等一下! 城戸:葵大人說等一下,你們沒聽到嗎? 壞人:我們沒有要逃。 裕也:黑色的西裝,配上墨鏡,這個人,莫非。。。 葵:城戸,在這一帶做異常的舉動會碰到什麼,你告訴他們。 城戸:是,明白了。喂,你們過來。 手下:是。 壞人:請饒了我們。城戸先生,葵先生。不要,住手。 裕也:那個。。。(壞人:請饒了我們。) 葵:你的名字? 裕也:哎?啊,裕也,朝日奈裕也。 葵:朝日奈裕也?好名字。嗨,哪,我救你的話,你給我什麼? 裕也:啊? 葵:我把你從危險中救出了吧,謝禮啊謝禮。 裕也:啊,謝禮啊,現在我只有這些,不夠的部分等我拿工資後一定送來。 葵:哈? 裕也:這點不夠嗎? 葵: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一萬元(日幣),城戸,救一條命一萬元(日幣)。 城戸:現在這種很少見了。 葵:我,喜歡裕也。 裕也:哎?(抱住kiss)你做什麼? 葵:所以我不是說過嗎?救你後的謝禮。 裕也:嗚。。。住手。。。 葵:裕也,單純的你想不到這麼色,這裏又硬又大。 裕也:沒的事,被同性吻了,所以才這樣的。 葵:那麼,這個很礙事,解開吧。 裕也:不要。 葵:真拿你沒辦法。城戸,把裕也的褲子脫了。 城戸:是。你乖點。 裕也:不要,住手!哈?口袋尖尖的,難道是。。。手槍?是真的黑道分子? 葵:你總算乖了吧。可以了,城戸。你到外面去看著,別讓任何人進來。 城戸:是。 葵:哈啊,好大啊,裕也的,我第一次碰到這麼壯觀的。 裕也:哈啊。。。住。。。啊。。。哈啊。。。 葵:好好的用身體來謝我。 裕也:但是。。。啊。。。哈。。。 葵:恩。。。哈。。。好棒哦,裕也這裏的味道。這裏抖動著,很有精神。 裕也:恩。。。不行了。。。。。那樣做的話。。。不行了。。。快。。。快要。。。。 城戸:葵大人,電影結束了。客人們往這裏來了。 葵:算了,我也不用這麼著急吧。再見,裕也,改天見。 裕也:哎?那,那個,請等一下。。。。。 3 裕也:從那以後已經過了三個禮拜了吧。現在回想起來啊,真是令人受衝擊的事啊。突然被個男人吻了,還做了那種事。 課長:朝日奈君!朝日奈君!! 裕也:啊?是,課長。 課長:現在可不是發呆的時候,真是的。你馬上去會議室,常務叫你。 裕也:哎?我嗎?為什麼? 課長:誰知道啊。詳細情況你直接問常務。快,快點去。 裕也:啊,是。 (敲門) 裕也:打擾了。我是營業部二科的朝日奈裕也。 常務:請坐,朝日奈君。 裕也:是。 常務:我們公司現在和某不動產公司正計畫在市內黃金地段建造高級公寓。這個計畫如果成功的話,就能使我們KTT建設一下子和其他大公司並駕齊驅,是個很重要的計畫。 裕也:啊?哈啊。對只做營業工作的我說這些話幹嗎?和我有什麼關係嗎? 常務:朝日奈君,為了使這項計畫成功,無論如何都需要你的力量。 裕也:是。哎?怎麼回事? 常務:這次計畫的負責人是你。 裕也:哎?哎哎?? 大手建設會社が鼻抜けうちに依頼が來るなんて、まさに奇跡、朝比奈君、頼んだよ。 常務:不動產公司提出了要你做負責人的條件。這可是令人垂涎散尺的龐大計畫。在各大企業強破頭時來委託我們公司,這真是奇跡啊!朝日奈君,拜託你了! 裕也:為什麼要指名我做哪?比我更優秀的人才有的是。話說回來,從幾時開始我變得這麼消極的,總是因同一個理由而被交往的女友甩了。 女友:裕也臉漂亮也很英俊,就是性格有點消極陰鬱。所以,感覺有點欠缺,對不起。 裕也:是的,我知道的。一切起因是在高中二年級的那個夏天。在黃金杯全國大會上使比賽對手受了重傷,對傷害別人這件事我受到了打擊。從那時起,我放棄了有前途希望的空手道,也變的對任何事都消極了。不久以後,雙親因交通事故而去世這件事使我變得更加的消極。到現在為止,我都被過去所囚,找不回從前的自己。 4. 裕也:突然就在高級餐廳會面,真不愧是龐大的計畫。不動產公司方面的負責人到底是怎樣的人哪? 葵:喲,久等了。 裕也:沒,我剛剛來而已。啊啊??在電影院裏吻我的高中生! 葵:哼哼,好想和裕也見面,從那時開始我找了你好久了。正確的說是我忘不了裕也的巨大和味道,哈,這才是我的心聲吧。喂,坐過來,難得的高級料理要冷掉了。 裕也:不要。 葵:哎哎,這樣行嗎?用這麼失禮的態度,這次計畫的成功與否可全看裕也的態度哦。 裕也:那,那是什麼意思? 葵:裕也為什麼會在這裏? 裕也:你說為什麼,我在等不動產公司方面的負責人,啊?難道。。。 葵:對,負責人,是我。你終於發覺了? 裕也:為什麼。。。 葵:不動產公司也有我組參與,這次的計畫就是由我推動的。把計畫委託給裕也的公司的條件是你無條件的成為我的所有物。和裕也的公司說定了那個條件,為了公司的利益,裕也被賣了。 裕也:不會吧,那件事 葵:我一定要裕也成為我的所有物。所以乖乖的成為我的所有物吧。你明白自己的立場把,恩? 裕也:如果我不忍耐的話。。。這是公司的命令。而且反抗的話,一定會遭到那個黑社會樣的男人(城戸)的殘忍對待。 葵:你乖乖的話,我不會對你動粗的。 裕也:哈?那個,請等一下。 葵:哈啊,我還是喜歡裕也的,裕也也想我這麼做而一直抖動著哪。 裕也:不是的。我是拼命在在克制自己不要反抗。但是,又感到自己希望被這樣對待。光現在,只有接吻而已,我那裏就。。。 葵:這個還是如此的美妙啊。我好幾次夢到裕也的這個,一定要再一次舔(吮吸)它。 裕也:啊,哈啊,恩。不行。啊,不。。。,那樣吸的話。。。 葵:裕也,你可以叫我葵哦。 裕也:哈,葵,恩。。。不行了,葵。 葵:不行哦,裕也。這美味如紅酒(PS:指那個)的卻在緊要關頭被人打斷了,今天我絕對要喝下裕也放出的東西。 裕也:恩,哈啊,哈,啊,不行,葵。哈啊,哈啊,不行了。快。。啊啊啊啊。。。。 葵:恩。哈啊,好吃。哈,我一直想這麼做的。知道嗎?我從那時起就對裕也著迷了。 裕也:葵,我也總是回想起在電影院的事。我也一定是想和葵見面的。再見一次面。葵,我也,那個。。。 葵:裕也,你抱過男的嗎? 裕也:哎?沒有。 葵:那我教你,只要進入過一次,就能證明比女性好。裏面有房間,去那裏吧。 裕也:恩。 。。。。。。。 葵:恩哼,這裏,看到了吧。裏面要弄濕明白吧。裕也的要從這裏進入。就同和女性一樣做就行了。 裕也:勻稱的身材,雪白的肌膚,如同スイロ的花蕾般輕輕顫抖,比女性更另我興奮。 葵:想進來? 裕也:恩。 葵:哈,啊,恩,裕也!不行,哈,那個不是放到嘴裏的,哈啊啊,裕也,哈啊,恩,那,那裏,啊,感覺到了,啊,哈啊,啊啊啊 裕也:我這麼做葵有感覺了,哈,好可愛。 葵:不要說我可愛。 裕也:但是,真的很可愛啊,可愛得不得了。 葵:在我面前說我可愛的只有裕也。 裕也:臉變得同紅在害羞的葵,即使處在黑社會了,仍然是高中生。說到這類事,面具就被剝下了。 葵:快點抱我啊。 裕也:恩。 葵:恩,哈啊! 裕也:這樣進去真的行嗎? 葵:可以,一下子進去,快點。 裕也:真的可以嗎?我的,很大的。 葵:那種事我知道。啊,算了,我自己來。 裕也:啊,等。 葵:哈啊啊,還是裕也的厲害。 裕也:哈啊,葵,好窄,但好舒服。 葵:哈啊啊,好棒,很硬,又大,受不了了,哈啊啊啊。。。。 裕也:葵!!那樣夾的話,不行了,啊,啊,啊啊。。。。。 葵:啊,啊,啊,啊,裕也,太棒了,裕也。。。 裕也:第一次有這樣的感受,啊,葵,啊,不行了,再,慢慢的,啊。。。。。 葵:不行,不行了,裕也,啊啊啊,因為已經這麼濕了,裏面外面都一塌糊塗了。 裕也:已經堅持不住了,啊,啊,啊,啊,想看,想看更加淫亂的葵,變換體位咯,正位的方法比方便,啊,啊,啊。。。 葵:啊,啊,啊,啊啊啊啊。。。。身體。。。啊啊啊啊。。。。。 裕也:哈啊,哈,哈啊。。。。。。 葵:裕也,啊,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裕也:要去了。哈啊,葵,就這樣,要去了。去了,去了,去了。 葵:啊啊啊啊啊,裕也―――― 裕也:放出一切後,我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睡夢中。 葵:我有事情先走了。裕也好好休息後再回去吧。我會和公司聯繫的,放心吧。 裕也:那樣說著的葵在天亮前離開了房間。我再一次睡著了。再睜眼的時候,已經快要到中午了。啊,有點太悠閒了,還是回公司報告一下比較好,不快點的話。。。 悪人:喲,你總算醒了。 裕也:啊? 悪人:立花の少主。 裕也:葵,啊?立花?那個,你是不是搞錯了,啊?恩恩。。。 悪人:這樣就可以和立花組做交易了,哈哈哈哈哈哈。。。。 5. 裕也:恩? 悪人頭目:你好象恢復意識了嘛。 裕也:這,這裏是哪里。啊!痛! 壞人頭目:你在天花板上。掙扎的話,綁著的手可是會被撕碎的。 裕也:嗚。 悪人頭目:喂,已經和立花組聯繫過了吧。 手下:是的,我對接電話的人說組長的兒子被綁架了,那裏很驚慌。 悪人頭目:啊哈哈哈哈,應該那樣。 裕也:他們把我和葵搞錯了,才綁架了我嗎?我知道葵和黑社會有關係,沒想到是組長的兒子。 手下:差不多立花組要和我們聯繫了,我們提出的條件不得不全不接受吧。 悪人頭目:重要的繼承人被當作人質,他們也不得不答應了。 手下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裕也:這就是黑社會幫派間的抗爭。被吊在昏暗的地方,雖然不會被發覺,但是、一旦知道我不是葵的話。。。會被殺。 手下:說起來,這傢伙還真如傳聞一樣是個美人哪,和他那個長的狸樣的組長一點也不象。 悪人頭目:喂,立花葵,聽說你和男人做過,而且還很喜歡做? 裕也:啊。 悪人:第一個對象是那個年輕的頭目城戸吧,是真的嗎?我也想試一下哪。葵大人的哪里是怎樣的令人舒服。 手下們:好啊。幹,幹。。。。。。 裕也:不,不要。住手。 悪人頭目:好啊,反抗得更激烈點,強硬的把不情願的葵剝光真令人愉快。 裕也:啊。 悪人頭目:什麼啊,怎麼縮成一團啊,喂,誰來含一下啊。 裕也:不,不要緊,葵一定會來救我的,一定。 悪人:要進來咯,一下子闖進去。 裕也:住手啊ーーー (轟轟轟) 立花組:不許動,否則殺! 裕也:葵? 葵:裕也!喂,城戸,直樹,快點把他放下來。 城戸&直樹:是。 葵:對不起,因為我害你遇到這種事, 裕也:我相信葵一定會來救我的,所以我沒那麼不安,是真的。 葵:但是,裕也是因為和我搞錯了才這樣的。 裕也:不要哭啦,葵,雖然差點被侵犯了,真是千鈞一髮啊。 葵:你說什麼!侵犯我最重要的裕也,我絕對不會原諒的。城戸,把主犯給我狠狠的砍了,其他的傢伙全給我把手指給折斷了! 城戸:是。 裕也:真的要砍嗎?沒必要做到那種地步吧,我又沒什麼事。 葵:這是我的決定,即使是裕也也不容許插嘴。明白嗎?這是警告,我當然不原諒綁架監禁裕也的行為。但是,他們這次原本是要綁架我,綁架立花組的繼承人我。這意味著什麼,你明白嗎?裕也。 裕也:葵。 葵:這可是新倉組向立花組的挑釁。他們是真的打算殺人的。難道我不該迎擊嗎?! 裕也:葵真的是幫派組長的兒子,而那樣抱著葵的我不就是黑幫分子的情夫了?我該怎麼辦? 6. 裕也:好吧,逃吧,想了一個晚上,還是只有那麼做。在某個遙遠的地方找份工作,從頭再來,這次找個女朋友,認真的交往,結婚,生小孩,然後。。。 城戸:恩,你這麼早拿著包要到哪里去啊? 裕也:啊,你是,城戸先生,為什麼你會在這裏? 城戸:哼哼,葵大人已經看透你的想法了。 裕也:葵他。。。 城戸:葵大人說因為昨晚的事,受了刺激的你一定會逃吧。果然如此。 裕也:葵看透了我的想法。 城戸:和我一起走吧,葵大人在等著哪。 裕也:葵,會生氣吧。 城戸:你最好做好思想準備,從葵大人身邊逃跑會怎麼樣。。。。。。 裕也:不要,求你了,請放過我。啊。。。。恩恩。。。。。。 城戸:不知放棄的人。 7. 裕也:恩。。。哈啊! 葵:恢復意思啦,心情怎麼樣,裕也?赤裸著身體,象碟刑(PS:類似古代的五馬分屍)一樣雙手雙腳被綁起來的心情。 裕也:啊,葵,啊,為什麼這樣做? 葵:你真的考慮從我這裏逃走吧,也相信我會讓你逃走。 裕也:我沒想逃。 葵:我沒有說過嗎?裕也的那裏是最棒的,我第一次碰到這麼棒的東西。我說過的吧。 裕也:啊,哈,哈啊。 葵:特別是這處最棒,這裏的針在我的體內撞擊著,全身都融化般好舒服。 裕也:葵,停止。 葵:哼哼哼,看,說著說著就濕了。 葵:明明那麼喜歡被我這樣,竟然想要逃,真的是不乖的情夫。 優也: 葵:我會做……讓你感覺這麼好的事……為什麼還要逃?……因為我是黑社會嗎,那麼討厭做黑社會的情夫嗎? 優也-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只是無論如何想從葵身邊逃走。 葵:優也,我要讓你深刻認識到你絕對逃不開我。 優也:葵,你做什麼?送開,葵,啊,好疼! 葵:像這樣,把東西的根源綁住,就一直能品嘗優也。直到我允許,優也就一直保持這個樣子。 優也:好疼,葵,求你了,送開,快斷了…… 葵:……優也……太好了,優也的這個,再也忍不住了。 優也:葵,不要,停下……不要…… 葵:……好……好,優也……來吧。 優也-全身麻痹似的痛苦,還有僅一點點的快感。葵釋放的瞬間,我的興奮處勒得愈加緊了。無法迎來高潮,因為系著得線阻止著它的到來。 優也:饒了我,求你了。 葵:還是再品嘗一會兒好,你也再明白一下自己的立場。 優也:明白了,我已經充分明白了。 葵:不,還不行,優也,無論你的精神也好肉體也好,我要佔有你的一切,為了讓你無法再次從我身邊逃走。 …… 葵:太棒,太棒了,優也……又要來了…… 優也-失去意識立刻又被弄醒,被侵襲。就這樣持續了無數次,終於被允許進入睡眠。醒來時發現自己不知為什麼在一間日式房間。所有的捆綁已經解開,身體卻像灌了鉛一樣沉重,無法動彈。根部醒目地殘留著線的紅印。太過分了,真是的。 鬼頭:醒了嗎?再在這裏待一會兒,還有要幹的事。 優也:要幹的事?到底是什麼?看不到葵的影子,可他已經把我折磨得這麼慘了,還不夠嗎? 鬼頭:喂,進來。 文身師:是,是,我回來了。 鬼頭:拜託你了,葵少爺誇你是一流得文身師,不要辜負他得期待。 文身師:是,是,這是當然得了,預定得是櫻吹雪吧。 鬼頭:沒錯。用你得技藝讓絢麗得櫻花盛開在他身上。 文身師:呵呵,這是刻文身的上好皮膚,請轉告葵少爺我一定讓他觀賞到美麗的櫻吹雪文身。 優也:文,文身?櫻吹雪?不要,我絕對不要文身! (又被藥倒,已經師第三次了,汗) 優也-拼命抵抗也無濟於事,被迫吸入藥物的我立刻昏了過去。然後,他們又用藥讓我醒過來,我再度徘徊於黑暗之中。接著又不知過了多久後,美麗的櫻吹雪在我背上蔓延開來。 手下1:(電話)是,我明白了,恭候光臨。(對手下2說)再過兩個鐘頭左右葵少爺就來了。 手下2:還剩下點時間,稍微休息一下吧。 手下1:是啊,藥好象也生效了,留他一個人也沒關係吧。 優也-其實我是拼命忍著因藥力失效而感到的痛苦,裝作睡著的樣子。心裏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都要逃離葵。 優也:得趕快從這裏逃走。啊……背後燙得快燒起來了。機會只有現在,要逃的話只有趁現在。 (逃跑中) 優也:我怎麼會輸給……這點疼痛?要逃……我要逃…… 優也-我橫衝直撞地跑在黃昏的街上,就算背上和肩上流著血,就算另人窒息的劇痛襲上心頭,我也只是橫衝直撞地跑,但是—— 優也:逃,我究竟要逃到哪里去?不是已經無處可去了嗎?太陽下山了,看不清前方,或者說我是漸漸目眩了?河,河?嗓子快冒煙了,水,我要喝水,水。已經……不行了。(昏倒) 葵:你說什麼!?讓優也逃了? 手下:實在對不起。 鬼頭:這群沒用的傢伙! 葵:拖著剛剛刻完文身的身體,到底會去哪兒? 鬼頭:您認為一個背後剛剛刻好文身的男人可能爬陽臺逃走嗎?就算一動也不動,也應該疼得幾乎昏倒。 葵:那你的意思是? 鬼頭:莫非是上次新倉組的人動的手腳? 葵:你說新倉組?是那幫混蛋把優也擄走了?這次的矛頭不是我,直接從優也下手嗎? 鬼頭:他們從陽臺潛入,把無法動彈的優也綁架走了,這樣比較合理。 葵:為了報復我把優也擄走了嗎?鬼頭,收集新穀組的消息,這次要把你們一網打盡! 鬼頭:是。 葵:優也,等著我,馬上就去救你。 弘也:真琴,要趕不上預約的時間了。 真琴:我知道,但是我看到這附近好象有什麼東西。 櫻庭:在這條漆黑的河裏嗎?而且是從車裏看到的。 弘也:不會是看到一條大魚躍出水面吧。 真琴:找到了,是人!那裏,你看,漂著一個人。 櫻庭:看他的樣子弄不好已經死了。 真琴:東堂,求你了,救救那個人吧,他可能還活著。 弘也:(歎氣) 櫻庭:怎麼辦,四當家?(四代目,弘也是東堂組第四任頭目) 弘也:事到如今也只能聽真琴的了。 櫻庭:那麼我打電話到餐廳取消預約。 弘也:哦。 真琴:謝謝,東堂。下次我們再一起好好共進晚餐。 TRACK8 (醫院) 真琴:醒了? 優也:天使? 優也-旁邊有一位鈷藍色眼珠,溫柔微笑著的天使。 真琴:不,不是的,我只是在河裏找到你而已。 優也:這裏是? 真琴:醫院,你得救了。 優也:啊,對,我掉進河裏,然後……沒有死,我還沒有死。 真琴:…… 優也-接受治療後,身體比想像中恢復得還快。第二天,我把來龍去脈都告訴了一直在病房照料我的天使般的人。 真琴:這麼說,背後的文身並不是你自己想要而刻上去的? 優也:嗯。 真琴:突然在一個努力工作的普通職員身上刻文身,真難以置信。 優也:但是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葵的心情。 真琴:咦? 優也:我非常害怕使用無法想像的手段來報復那些流氓的葵,但是更害怕的是自己真的愛上了葵,愛得無法離開他。 真琴:優也。 優也:所以才想逃,但是被抓住了,於是惱火的葵才命人在我背後刻了文身。 真琴:原來如此。原來還發生過這些事。 優也:那個,我還問過你是誰。 真琴:啊,是嗎。我叫三原真琴,東堂組四當家宏也的情婦。 優也:咦? 優也-他剛才說自己是情婦?這麼漂亮的人,不可能,怎麼會?而且是東堂組四當家的。 優也:那個,這是真的嗎?像你這樣的人是,那個,黑社會的,那個…… 真琴:千真萬確。 優也:那個,對方明明是黑社會,怎麼會愛上他的? 真琴:對我來說東堂無論是黑社會還是普通的職員,我都一定會愛上他。無論生為什麼身份,我都會與東堂邂逅,然後相愛,我相信著就是我們的命運。 優也:真琴。 真琴:我剛遇見東堂時也總是排斥他,無論如何也想逃開。但是某一天發現自己愛上了東堂,那一刻連靈魂也成了東堂的俘虜,所以和是不是黑社會根本沒有關係。 優也-多麼深厚的愛情啊,至今我有沒有這麼深地愛過別人呢?這麼純粹地,還有認真地。 真琴:優不也愛葵嗎? 優也:我…… 優也-抱著葵的時候確實感到我是愛葵的,那份心情並不是虛假的。 優也:我想我愛他,但是…… 真琴:但是因為他是黑社會所以害怕?害怕愛上黑社會? 優也:是。 真琴:正因為優也是這樣的人,葵才會在你身上刻上文身。雖然做法很幼稚,還有些卑鄙,但是要把最最心愛的優栓在手邊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優也-“正因為優也是這樣的”,真琴的這句話讓我牽腸掛肚。到底是什麼意思,前思後想仍舊得不到答案。而當時的我做夢也沒想到葵會產生子虛烏有的誤解。 TRACK9 鬼頭:馬上就到新倉組事物所的門口了。 葵:我沒打算把你也牽扯進來,對不起,鬼頭。 鬼頭:事到如今還說這些幹什麼呢?我決定和葵少爺同生共死。 葵:但是…… 葵:優也肯定是被新倉組擄走的,忘了上次的綁架事件了嗎! 太刀花:即使如此也不能出動組員,日本黑社會的老大東堂四當家嚴禁闖入其他組的地盤,即使是對方挑起爭端,如果沒有證據就不准去復仇。不許違反四當家的命令,這是肩負著組員性命的我的責任。 葵:和老爹和太刀花組毫無關係,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意志救出優也,僅此而已。 鬼頭:葵少爺只要做葵少爺認為正確的事就好。 葵:鬼頭。 鬼頭:葵少爺,我先沖進去。 葵:不,我打前鋒,你在背後掩護,把優也的安全放在首位,好嗎? 鬼頭:是。 葵:出發! 第十音軌 小西:真琴的地方,像我這樣的人進來真的不要緊嗎? 結城:沒關係,說起來還是稍微冷靜一下,坐在沙發上如何? 小西:這麽豪華的房子,第一次看到,縂有點緊張。那個,怎麽說呢……有沒有給真琴添什麽麻煩吧? 結城:因為和籐堂說好了,大致上也能理解,只是…… 小西:什麽?! 結城:那個人有時候會有些霸道的,不管在哪裏什麽時候都可能抱我,請不要在意啊! 小西:哈啊! (開門聲) 結城:哈!~籐堂,歡迎回來!回來的好快啊!(結城說這話的時候,快樂的就像只小兔子,呵呵……) 置鮎:嗯!(走近的腳步聲) 小西“這個人,籐堂組四代目,籐堂宏也。好厲害的樣子啊。和高校生的葵的外形完全不同啊……”(這是想法) 置鮎:有沒有什麽事發生? 結城:沒什麽大事。 置鮎:是嗎!(然後就是把真琴抱起來) 結城:!!啊!~不要,籐堂! 置鮎:閉上嘴。 結城:嗯嗯…………(打kiss的聲音|||||還有解褲子的聲音……汗!) 小西:那個……我還是到外面去的好…… 置鮎:你就站在這裏!! 小西:誒?但是…… 倒酒的聲音) 置鮎:真琴,酒如何? 結城:籐堂…………啊!~好冷啊!~啊嗯……好舒服啊…… 置鮎:讓裏面也嘗嘗味道。 結城:啊!~不要,已經夠了。哈……籐堂!! 小西:不想看到這樣的真琴,為什麽籐堂要在我的面前作這樣的事……(這是想法) 置鮎:優也,好好看好抱男人的方法! 小西:誒? 置鮎:在哪裏怎麽做能使對方發出快樂的聲音呢…… 結城:啊!!~~籐堂~~~ 置鮎:真琴,想要怎樣做? 結城:哈……更多的,希望做更多的 置鮎:好好的說,到底希望做什麽。 結城:啊……這個……想要(褲子拉鏈的聲音|||),我的這裏,想要……哈…… 置鮎:哼哼~~這樣可以嗎? 結城:不行!要更多的,想要更裏面!! 置鮎:如果想要到更裏面的話,就像以往一樣的,自己自我安慰,能做到吧! 結城:哈啊!……啊……感受到了。(很享受的樣子,我無語了|||||) 小西:啊!雖然看得那麽完全,但是覺得真琴比平時更漂亮了。沒辦法把他們分開。(這是想法) 置鮎:記住!優也,怎麽做才能把對方的身心給征服,好好的記住!! 結城:啊啊!~~哈………………籐,籐堂!(好長的H啊……) 置鮎:呵呵……真好啊……昏過去了……(我暈,這還好啊……我家可憐的結城啊!~5555~~~) TRACK11 新穀:哼哼哼哼,怎麼樣,葵?戴著項圈散步高興嗎?你是條狗,因為是狗所以要四腳 著地,全身赤裸。哈哈哈哈。 葵:優也他,優也他沒事吧。 新穀:放心好了,只要你乖乖地聽話,不會碰人質一根指頭。 葵:是真的嗎? 新穀:我也是新谷組地繼承人,不會違反仁義說謊話。 新穀-哼哼哼哼,愚蠢的傢伙,一心以為自己的情夫被扣為人質,任我擺佈。 葵:鬼頭怎麼樣了? 新穀:那傢伙由組員在照料,不會殺他,儘管放心。話說回來,我可是從很久以前開始 就盯上你了,我會隨心所欲好好疼愛你的。喂,快往前走,嘿,狗,屁股再抬高些。 葵:…… 新穀:真不錯,葵淫蕩的那裏看得一清二楚。四腳著地每走一步,那張口就一張一合的 ,哈哈哈哈。 葵-可惡!忍無可忍,可是現在發作的話,優也的性命就…… 新穀:就是這個樣子到我跟前來,舔我的東西。 葵-可惡!鬼頭,手機還沒響嗎! 鬼頭:現在太刀花組正全力以赴尋找優也,一查處他所在之處,就立即通過手機和我聯 絡。 葵:也就是說手機一響,就說明優也沒落在新穀組手裏? 鬼頭:是的。 葵:好。手機一響就全力剿滅新穀組,可是在手機響之前,無論發生什麼都要忍。 新穀:喂,快點來呀,狗。 葵-現在非忍不可。 新穀:很好,再深些,再放進去點,很好。你也差不多到極限了吧,一副非常渴望我的 這個的表情,屁股朝我這兒。 葵-手機還沒響嗎! 新穀:哼哼哼,開始吧。哦,真好,這個洞的觸感太好了,快忍不住了,感覺好,感覺 太好了。感覺好吧? 葵-優也。 鬼頭:響了,葵少爺,手機響了! 葵:鬼頭! 新穀:切,吵死了,幹嗎大聲叫? 葵:適可而止給我閃開。 新穀:混蛋,明明是條狗為什麼站起來? 葵:讓我舔髒東西! 新穀:這個混帳!不管你情夫死活了? 葵:虧你說得出口,這個說謊的混蛋! 新穀:既然被揭穿了也沒辦法。 (按響警鈴,手下湧入) 新穀:怎麼樣,這個人數無可奈何了吧。 葵:可惡! 新穀:乖乖讓我抱的話也許還能讓你好受些。 (手下被打倒) 新穀:怎,怎麼了?發生什麼了?被誰打了? 葵:咦?優也! 優也:沒事嗎,葵? 葵:真的是優也嗎? 優也:你忘了這個嗎? (露出背上的文身) 手下:(驚歎) 優也:這副櫻吹雪不是你強行刻上的嗎?葵。 葵:優也。 新穀:這傢伙,故意炫耀自己的櫻吹雪文身。喂,別管這些,幹掉他! (開打,優也勢如破竹) 新穀:不會吧,對手只不過一個人而已嗎! 葵:厲害,太帥了,優也。 優也:好只剩下你一個了。隨心所欲玩弄我最珍貴的葵,好好和你算這筆帳。 新穀:不是我的錯,是葵自己誤會。 優也:喂,葵,他對你做了什麼? 葵:給我戴上狗項圈,叫我四腳著地走路,讓我舔髒東西,然後,還侵犯我。 優也:看來你無論如何也想死在我手裏。 新穀:不,沒有。 (揍得好) 新穀:饒了我吧。 優也:你羞辱侵犯我得葵得罪比任何罪都重,讓你充分認識一下你犯了多重得罪! 新穀:(倒下) 葵:優也,好厲害。究竟發生什麼了?突然變得那麼強。 優也:遇見了某個人,意識到了真正得自己。 葵:優也。 優也:聽說葵一個人闖入黑社會事物所時,心臟都快停止跳動了,那時我意識到自己打 心底愛著葵,其實我很想愛葵,從今往後,我為你而活,捨棄現在為止的我,以嶄新的 我和葵一起活下去。 葵:真的,真的變成只屬於我的優也嗎?和我一起活下去嗎? 優也:都刻上了這樣的文身,用你的一輩子來對我負責,葵。 葵:太高興了。 (太刀花組的人趕到) 鬼頭:葵少爺,您沒事吧?組裏的大夥都趕來了。 葵:鬼頭,優也來救我了。 鬼頭:優也來……? 優也:鬼頭先生,不好意思,殘局由你來收拾,我和葵先消失了。 鬼頭:是,明白了。 TRACK12 葵:喂,優也,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和過去的優也截然不同,說話方式也是,KISS也是 。 優也:別管它,這些事等會兒再說,現在忍不住想要你,葵。 葵:……優也,這樣做的話,我會忍不住的,優也,舔我。 優也:不該說“舔我”吧,想要我舔的話,總該有像樣的口氣。 葵:請你舔我吧。 優也:應該說“求你了”吧。 葵:求你了。 優也:哼,那麼想要我舔?葵的這裏,真淫蕩啊。 葵:……優也,別欺負我。 優也:沒辦法,這就舔你,把腳張開。 優也-毫不猶豫,徹底地征服他的肉體和精神,愛會隨之加深。那個人是這樣教我的, 東堂弘也,感受到他的壓迫感的同時,我內心某處發生了變化,總有一天,我要成為像 東堂先生一樣的男人。 葵:優也,快。 優也:真沒辦法。 葵:好好,忍不住了……快要…… 優也:說要我,葵。 葵:我要優也,我要。 優也:接著說,再接著說。 葵:別再挑逗我了,求你了,優也。 優也:那就好好說出來,來,我讓你更說得出口。 葵:伸到更,更裏面,求你,想要優也硬硬的東西。 優也:看,這就是葵渴望的東西,好好品嘗。 葵:……優也,優也…… (電話) 櫻庭:我是櫻庭,一切按計劃秘密處理完新倉組了。 弘也:聽好,多費點心。 櫻庭:我明白。 真琴:優也沒事吧? 弘也:那個男人只是沒有意識到真正的自己,他很強,總的來說是一個既強又溫柔的男 人。 真琴:簡直就像東堂一樣。 TRACK13 優也-隨後,我辭掉公司的工作,沒幾天工夫就自然而然帶著黑西服的手下們走在街上 。我接受了作為葵情夫的立場,毫不畏懼地積極生存著。這一切也許都是托親身教會我 做黑社會情夫是怎麼回事的真琴和東堂的福。一開始對我的轉變感到疑惑的葵如今也似 乎完完全全喜歡上了現在的我。 葵:喂,優也,拿酒幹什麼?喝嗎? 優也:不,要派用場。 葵:派用場?好涼!優也,你幹什麼? 優也:就這樣別動,一動不動待著。 葵:但是…… 優也:別管那麼多,照我說的做。 葵:知道了,但是床單會弄髒的。 優也:少擔心床單了,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葵:……那裏……不行……前面,滲進去了……優也,不要。 優也:不要?真的? 葵:不要……不要停手,就這樣,繼續下去。 優也:哼哼,到底要怎麼樣? 葵:……好好。 優也:為什麼張開腳,我可沒叫你張開。 葵:但是,那裏在抽動,好熱,好疼。 優也:再喝點嗎?用裏面喝。 葵:……優也,不要……裏面好熱。 優也:哼哼哼哼。 葵:伸進來,優也,裏面好熱,好疼,不知怎麼辦好。求你了,伸進來,優也。 優也:自己來,用自己的手打開,想要伸進哪里? 葵:這裏。 優也:乖孩子。 葵:……要出來了……好厲害……優也的,好熱……快不行了…… 優也:說愛我。 葵:…… 優也:葵,說愛我,說呀。 葵:愛……愛你…… 優也:再說一次。 葵:愛你……我愛優也……真的,愛得不知道該怎麼好……我快……優也…… 優也-每當他指甲深深嵌入我背後得櫻吹雪,我就為自身喝驕傲所狂亂。聲音,動作, 肌膚的感觸,這點點滴滴,全都可愛極了。被我抱著露出如天使一般美麗表情的少年, 只屬於我的天使。我已迷惑全無。東京DEEPNIGHT,跨越無數夜晚的深邃黑暗,我將遵 循我賦予自己的命運活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